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新疆阿克苏地区举办老干部工作队伍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记忆欣赏 >>
老吴的最后一班岗
明天,老吴光荣退休了。下午,老吴和年轻民警罗震出警。警车在马路上开过,老吴坐在副驾驶座上,好久不说话。老吴想到了梅兰。梅兰是老吴的同学,老吴深爱的女人。那一年,梅...【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二姐的善心
在所有的亲戚中间,我最佩服的、最尊敬的,还是二姐。其实,二姐是妻子的二姐,当然了,我也要叫二姐。和二姐成为亲戚30年来,二姐的善心、孝心和艰辛,真的令人敬佩……20多...【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一箸脆思蒲菜嫩
因一句玩笑话:“淮安的菜好吃。”没想第二天便从南京转至淮扬菜的发源地,有着“中国运河之都”美誉的淮安。进入6月又到了吃小龙虾喝啤酒的季节,正值“中国盱眙国际龙虾节...【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大杂院里汤飘香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家和父亲厂里十几名工友的家属住在大杂院里,同个大门进出,老少小不下五六十口。鸡犬声相闻,家事全都清,邻里间好得像一大家人。每年入秋,家庭主妇开...【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我的父亲母亲
上世纪末最后一天,我总算良心发现,在公务结束之后,买了一张从北京去昆明的机票,去看看妈妈。买好机票后,我没有给她打电话,我知道一打电话,她一下午都会忙碌,不管多晚...【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母亲没有等着我完成全部承诺
我的老家商南县,位于陕西省东南隅,地处秦岭东段南麓,依秦岭而居,源丹江而兴,衔豫接楚、地联八县,离省会西安市240公里。1978年我当兵入川,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大山深...【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我们那没有接受礼物的婚礼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北京的一所大学里学习,学校不鼓励学生谈恋爱。李秋野院长在大会上明确表示“不要躲到小树林里去谈情说爱”,大家基本上是响应的。在学校里见不到男女生...【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从衣食住行感受祖国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祖国飞速发展,年近九旬的我感受颇深,并非常希望通过我这么一粒水滴折射出太阳的万丈光芒。上世纪60年代前后,我家孩子多,布票不足,一件衣服要穿四季。...【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飞向“蘑菇云”
我国在进行核试验时,能参观核爆炸盛况的人,都要在远离爆心的安全距离之外并戴上10万倍的护目镜。但有一群人,却要在原子弹爆炸时,冒着核沾染的风险,驾驶飞机飞向原子弹爆...【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2-18
纸鹤情事
他年轻英俊,在学术上颇有造诣,他是P城一所大学出色的讲师。她呢?是一位文静秀气的在校学生。他的敬业精神,他的逼人才气,让她暗暗倾慕,她爱他。可在他面前,她一直认为...【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知足
海边,有个年轻人,捡了一条遗弃的漏船,补了又补,可以出海打鱼了。每天唱着歌出海,即使空网而归,下了船,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唱着歌,非常快乐。有个鱼贩,住在岸边的...【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先生,要理发吗
夏天快到了,天有点热。朋友的头发有些长了,就想理个发。朋友知道我家附近热闹,理发店确实也足够的多。我带朋友逛了一大圈,跑过一家又一家理发店,却都没进去。朋友满头大...【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同仁老赵
老赵官名选社,长安人氏,单看名字便知上世纪五十年代生人,时值农村合作化组建初级、高级社,所以大人给娃起名字就有不少叫“社”或“选”的。“社娃子”无论在村念书还是去...【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母亲的短信
我的一位侄女,即将参加高考,而她妈妈的病情却日重一日。表妹夫将要陪伴表妹从我们黑山镇的小医院,转到商州市一大医院去医治,他们最放心不下的当然是即将“临战”的侄女。...【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感谢你,我的孩子
第一次参加你的家长会,是在你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从海鲜批发市场急三火四地赶去,衣服上沾满了鱼虾鳖蟹的污渍。尽管我破例打了车,还是迟到了。我迎着那些略带讥讽和嫌弃...【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平鑫涛:潇潇洒洒地离去
6月4日,81岁的琼瑶发长文公布丈夫、皇冠集团创办人平鑫涛于5月23日去世。琼瑶在讣文中表示,自己用花葬的方式,安葬了丈夫。而花葬也是她两年前写给儿女的遗言中,为自己选...【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难忘的最后一面
1988年,我还在搞干部医疗保健工作,这一年里,最难忘记的是我与杨嘉瑞、张汉武、蒙定军、赵守一、严克伦等老前辈的最后一面。一1988年4月20日,我去西京医院看望杨嘉瑞同志...【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挥之不去的柳青记忆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作家协会西安分会(现在的陕西省作协)搬到了小南门外团省委机关的院子里,离我当时就读的西北大学也就十几分钟的路。于是我多次登门拜访柳青,并和作...【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国民政府的检察之父于右任
1931年2月2日,在国民政府(今南京长江路292号总统府)礼堂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宣誓就职仪式,宣誓人是于右任。实际上,他被选举任命为监察院长已是两个多月前的事了。监察院是...【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至诚长者耿飚
回忆遵义会议1990年8月29日,纪念张闻天诞辰90周年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上的发言,最令人难忘的是耿飚。他讲了一桩张闻天的历史功勋,是关于遵义会议前所未闻的大事。...【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我和栗书记的一段交往
一那天我接到一个西安市商贸委打来的电话,市商贸委主要领导告诉我,市委决定栗战书书记联系西安肉联厂。明天,栗书记要到厂里了解情况,让我准备汇报接待。当时我听了后,有...【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20-01-17
峨眉山上的“租界”
峨眉山上曾有一块类似于“租界”这样的地方,而且长达半个多世纪都鲜为人知。打从清朝光绪初年,一些西方国家的人士便成群结队来峨眉山旅游度假。他们开始多寄住于上山不远而...【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9-11-11
追忆我的陈叔陈忠实
2016年4月29日,我的陈叔陈忠实走了。在听到他去世的那一刻,我心如刀割,泪如泉涌,我不能相信,他怎么会走得如此匆忙,他的生命怎能消逝得如此急促?5月5日,我去西安殡仪...【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9-11-11
一次特殊的任务
1979年暑假,我准备从沈阳药学院回西安度假。临行前,我到沈阳市南五马路沈阳军区一处将军楼看望冯佩铭老人,问她在西安有什么事情需要办理。老人家说:“想找一个保姆,最好...【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9-11-11
我和石泉电信的情缘
我能够和电信事业有着深厚的情缘,这源于我的恩师,一位年过五旬的崔老师。他早年留学日本,身为通信专家,怀着一颗赤子之心,面对我国落后的通信,他很忧虑。那时的通信设备...【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9-11-11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