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金秋杂志社组织全体党员学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当心老年婚介市场上的骗局
2011-1-24 10:46
993点击

    越来越窄的交际圈子,衰退的体力、精力,再加上不好意思向亲朋好友开口的传统心理等因素,使得单身老年人再婚的难度要比其他人群大得多,最终,许多人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婚介公司。近些年,随着我国老龄人口不断增长,老年婚介逐渐兴旺起来。应该说,婚介市场无疑给老年人再婚提供了一个有效平台,不过,从许多过来人的讲述中,也暴露出了它阴暗的另一面。

    谁来管管“情感骗子”

    前不久,一位家住北京房山区的汤女士打来电话,表示自己要退出婚介市场这个“江湖”了。汤女士总结自己的经历是,“找了3年老伴儿,换过5家婚介,谈过19个人,起码一半可以认定是骗子”,如今她已是心灰意冷。

    3年前,汤女士54岁,随着小女儿成家,她觉得自己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晚年了。由于周围没有合适的对象,她找到了一家婚介公司,交了400元钱,成了会员。现在想起来,汤女士觉得自己当年真是太幼稚了——她看上的第一个人,就是个情感骗子。

    那个人姓王,长得敦实健壮,是某大型企业的退休干部,自称妻子已去世五年。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中山公园;第二次是他请她到家中吃饭;第三次见面时,他便以天晚为由,留她在家过夜。虽然那天汤女士没有留下来,但却轻信了他“希望能磨合一下”的提议,很快,两人便有了同居关系。但没过多久,汤女士便开始对此产生了怀疑:从老王接听儿女电话的语气中,似乎感到他的妻子还活着;虽然他自称5年来一直独身,可从家居的布置和衣物叠放上,总感觉有一股女性的气息。

    左思右想,汤女士给老王的女儿打去了一个电话。没想到那边的第一句话就是,“阿姨,你赶紧和他分开吧,他都是骗你呢”。原来老王的妻子根本没有去世,而是5年前因为他有婚外情离了婚,和子女住在一起。老王这些年来家里女人也没有断过,就在和汤女士第一次约会时还在和人走婚,现在两人还为几件首饰的事时常吵闹。他的所作所为让儿女们都反感,可谁拿他也没有办法。

    汤女士表示,如今这类情感骗子多得很,对尚属“年轻”的50多岁女性最感兴趣。“他们退休了,根本没人管,有钱有房又有闲,比年轻人还花心,还不负责任。好多人觉得自己魅力不减,到处炫耀;有的同时在几家婚介登记,忙得不亦乐乎。”对于此种“人虫”的存在,她很希望能回到从前什么都有组织管着的那个年代去。 

    淡起自已的经验,汤女士说,老年人约会,很多次通过电话后,见面地点就选在一方的家里,或是见过一两次而后,就请对方到家吃饭,对此应小心才好。能不上对方家中尽量不要去;实在不成,也应该事先约好时间,请人按时打个电话过来,如果感觉不好,就以此为借口赶快告辞。对于初步印象良好的人,也不要急于求成,在决定共同生活之前,一定要多看多淡。看看对方家里是否有女性的小物品,卫生间里是否有化妆品,家里物品的摆放或装饰是否有女性味等等。再者要多和对方谈谈过去的事,人到老年,思维很难连贯周密,如果是骗子,交谈多了,露些破绽足难免的。

小心一些大机关干部和高知、高干

    “两套住房机关退休干部”、“大学教授有车有房”,诸如此类的一些婚介广告常见用语,对那些不知端底的人来说,可能是极具诱惑的。‘可是对于业内人士,个中另有奥妙。在汤女士的介绍下,笔者找到了一位现在已经从婚介行业脱身而出的“于老师”。

    按照她的说法,大机关退休人员、高校退休教师,到婚介来登记寻偶的,的确有一些,但在老年婚介市场上所占比例并不大。至于搞到这些人似乎随处可见,除了大家都知道的弄虚作假,还另有其原因。

    老年寻偶,总体来说,实用性强,目的也十分明确:房子有几套,是大还是小;存款是多还是少;享受的待遇如何,都是老年人特别是女性的首选条件。所以,一些婚介公司为了能吸引人,一方面是夸大其辞,采取把烧锅炉的说成是“总工”的方法,制造一些假婚托;另一方面,则是千方百计地搞到一些大机关、高校和军队部门退休人员的名单,想办法请他们中独身的人来做自己公司的免费会员,无偿提供服务,让他们成为公司的招牌。这些货真价实的婚托,对证明公司的实力大小,有着实实在在的力度。此外,也有人到婚介公司登记为会员,完全是为了性的需求,其中颇有一些是退休干部。有一部分独身老年人起先是通过找保姆的方式来寻找性伴儿,但这种关系很难持久,如果保姆是熟人介绍来的,一旦出现矛盾,便不好意思再走这条路子。近些年,像东北、内蒙古、安徽等一些地方由于经济不景气,很多中年妇女来到北京寻找工作。因为没有一技之长,当保姆、做家政成了一项重要选择。虽然其中许多人愿意充当性伴与保姆的双重角色,但极易发生经济纠纷,再加上还需要付给工资,所以,一些人便渐渐转向婚介公司,把目光瞄准了那些50岁上下、社会地位较低的女性。在她们多数人的眼里,这些退休干部的收入、房产、社会地位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中。

谨慎选择婚介机构

    择偶的人甜,婚介市场本身更乱。随便走进一家婚介公司,都能听到近乎完美的介绍,都能看到正规的营业执照,可到底这是一个合法的“红娘”还是黑婚介,那就难说得很了。

    在采访中,笔者了解到,一位家住北京西城区平安里的老先生,在附近的一家广告打得很响的婚介所交钱成为会员后不久,这家婚介突然人去楼空,联系电话挂停。可时隔不久,他却在报纸上又看到了这家婚介的广告,地址已改到r北太平庄一带。他打去电话询问,对方称已与其他婚介公司合并,从前的经办人员不知去向,会员资料也已无处查找,要想成为会员,还需重新交钱。后来他才了解到,这是黑婚介的常用手法,他们船小好调头,频繁地迁址失踪,一是要避开政府有关部门的检查,再就是要摆脱原有的交了钱的会员。

    即使是那个看似十分正规的大型婚介,其服务质量也是参差不齐。很多老年人都反映,成为会员后,只要没有介绍成功,婚介公司就有义务一直介绍下去,可在有些婚介,你接二连三地见下去,却接二连三地见不到合适的对象,虽然有时明显地感到是婚介在敷衍,可却没有证据。时间一长,这心也就凉了,无奈只好自动退出。

    由于缺乏有力的监管措施,目前的婚介市场可以说是鱼龙混杂,难辨真伪。对此,汤女士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想找婚介,不如准备好一堆问题,说是代马上要来北京定居的亲戚询问。那些不愿意回答问题,着急先问个人资料和联系电话的,或者表示不用先查验身份证件交钱即可成为会员的,还有对‘今天没搞明白约定某天再来问’表示不耐烦的,最好都小心点。”这些出自切身体验的劝告,也许对那些准备走进婚介市场的老人是有益的参考。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