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2022年金秋杂志社部门决算
忘年夫妻的绝世恋歌
2011-1-11 14:13
1142点击

    当飞机冲上万里云霄,朵朵白云从机翼旁掠过时,我突然觉得,老邱并没有走远,他一定在天上注视着我,看着我迈着坚实的步子走在人生路上……

    缘分天注定,一对不幸的人儿走到了一起
    1997年9月初,身为河南巩义市一家企业宣传干部的我,翻开新到的一期某女性杂志浏览起来,按照阅读习惯,我先“扫描”了一下目录,一篇题目为《在妻子患癌的3000个日日夜夜里》的文章攫住了我的目光,我赶紧翻到第49页读了起来。文章没读完,我就被感动得泪流不止……
这篇文章写的是平顶山市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干部,在妻子患癌被医生下了只能活3个月的“判决”后,却凭着对妻子无限的爱,以及极大的毅力和耐心,带着妻子南下北上,到处求诊,并自己钻研医学知识,硬是让妻子的生命延续了8年之久。这位伟大的丈夫正是作者本人,他用细腻的笔触、飞扬的文采把自己与妻子的患难故事写得催人泪下,感人肺腑。
    这篇文章之所以让我动容,还在于我当时正处于情绪的最灰暗期。两个月前,我结束了自己仅仅5年的婚姻,在这桩充满着猜疑、谩骂,甚至暴力的婚姻中,我的自信、从容,甚至对生活的向往被消磨殆尽。离婚后的两个月里,我活得很压抑,内心充满了自卑,并把自己封闭了起来。读完那篇文章,我恨恨地想,我还不到30岁,相貌出众,多才多艺,工作又十分出色,婚姻却如此不堪,上天对我太苛刻了。而这位被医生誉为“世间绝无仅有的男人”咋就不让我碰到呢!
    一晃一年过去了。1998年12月4日,我出差到平顶山,住进了云霄宾馆。办完公事,百无聊赖之际,我想到了那个叫邱长江的男人就在附近的市政府上班,就鬼使神差地查到了他的电话打了过去,没想到这一个电话,却让我遇到了一生一世的真爱。
    接到电话后,邱长江很快来到了我所住的房间。他未到天命之年,头发却已白了大半,上身穿着一件样式老旧的绿色毛衣,胸前有一个地方褪了色,一看就知道这是个缺少女性关心的男人。从谈话中得知,爱妻逝去的一年多里,他一个人拉扯着女儿,活得十分艰辛,我不由心生一丝怜爱。
接下来,我们两个曾历经磨难并关闭心门的人,向对方坦诚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和家庭,毫无隐瞒地谈论着自己的做人准则。随着话题的深入,我惊讶地发现,年龄相差十几岁的我们很多方面竟是那样的契合。我们两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很相似,为人处事都很简单很直接很真诚,对书法、美术、文学还有收藏,我们都如醉如痴。
    从平顶山回来后,我们开始了鸿雁传书。我们在信里表达着对彼此的爱慕和欣赏,有时,老邱竟然一天给我写三封信,读着他文采飞扬、让我面红心跳的绵绵情话,我终于找到了那种被爱情击中的感觉。
    一个多月后,老邱竟提出了结婚的请求,他说,“爱情已经让我欲罢不能,我不想再承受两地相思的痛苦了,航航,咱们在一起吧!”
我和老邱相识相恋的消息,在亲友中产生了不同的反应,有羡慕,有赞同,更有反对。尤其是来自我父母的反对,更让我感受到半路夫妻结合的不易。
1999年新年钟声敲响之前,我终于下定了决心,让年龄、地区、习性、外在条件的差异这些世俗的东西见鬼去吧,我只想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我坐上汽车,义无反顾地来到他的身边,和他领取了结婚证书。


    在他宽厚的怀里,我是那个被爱包围的小女子
    结婚后,老邱把我调到了平顶山一家污水净化公司。终于可以朝夕厮守了,他把我当成了手心里的宝,对我百般疼爱呵护。然而,第一次婚姻把我变成了一个自卑、抑郁,不爱与人交往的女人,为了让我早日快乐起来,老邱用尽了心思。
    有一次,老邱参加同学聚会,想带我一起去,我不想见生人,老邱说大家都带家属,你不去多不好!我只得随他前往。到了酒店后,我看到满座都是男宾,心里有些不自在,老邱悄悄地附在我耳边说:“他们不是不想带,是他们的老婆长得太丑,上不得台面!”我一下子被逗乐了,我知道他的良苦用心,他怕我在家太寂寞,想让我尽快融进他的圈子。
    一个周末的晚上,老邱单位举办舞会,他再三说服我过去玩玩。我虽然酷爱音乐,身材也不错,却从未跳过舞。老邱也不会跳,但他鼓励我说,跳舞就是在音乐中散步,你乐感好,一学就会。就这样,我被他带到了舞场,他请来一位“舞林高手”,让人家带我。我悟性强,对音乐节奏把握得很好,不到两支曲子,跳起来就比较娴熟了。老邱欣赏的眼光一直追随着我,还不时伸出大拇指表示对我的肯定,让我心里热热的。
    此前长期的情绪抑郁,使我很早就患上了乳腺增生。结婚后的第二个月,老邱就安排我做了手术。那天上午9点,进手术室时,老邱拿着我要换的衣服,深深地吻了我一下,笑着说:“放心吧,航航,我就站在手术室门口等你,这样离你近一些,能替你分担一点痛苦!”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老邱是AB型血,我认识他以来,他无偿献血就超过了5000毫升。2005年夏天,有一次,下午下班后,老邱骑车载着我到菜场买菜。平时,他骑车速度很快,那天却有些力不从心,我跳下车来要带他,他执意不肯。到了菜场,一向很少吃肉的他却破例买了一大块。回到家里,他这才说了实话,说白天献了400毫升的血,得吃些肉补补。
    我听后,当即流下泪来,嗔怪他说,为什么不早说献血的事情!老邱拥抱了一下我说:“我要说了实话,你就不让我骑车载你了,我是男人嘛!”老邱的话让我的泪流得更凶了。
    老邱虽是政府工作人员,还有一定的职位,但他安之若素的生活态度让我佩服。买不起汽车,老邱就买了辆三轮摩托车代步,每天我下班晚了,他就骑着这辆车去接我,这在公车云集的市政府大院是绝对的另类。许多人都和他开玩笑:“邱科长,你这辆车绝对不超标啊!”
一个双休日,老邱突然来了兴致,天刚亮就把我拽了起来,说:“航航,听说襄县有家羊肉汤馆特别有名,咱们去喝吧!”我毫不犹豫地说:“好啊!”
    为了一碗羊肉汤,我俩开着三轮摩托车行驶了两个小时才来到几十公里外的襄县县城,初冬清洌的空气让我非常兴奋,不禁放开喉咙唱起了《我爱你,塞北的雪》,老邱也高声应和着。在平顶山到襄县沿途几十公里的公路上,撒满了我俩的欢笑。
后来,我和要好的女伴说起这件事情时,女友羡慕地说:“你们真是一对神仙夫妻啊!”

    远行的爱人,我能感受到你注视的目光
    老邱是个悟性极高的人,他在书法、绘画、写作方面的造诣让我感叹。而我也是民间艺术家协会的会员,作品多次在市级展览馆展出。到了新单位后,我的才能逐渐得到了认可,所设计的厂徽成了污水净化公司的标志,厂里的板报也由我负责采写、设计版面。除此之外,我还负责工会宣传和组织活动等。有时为了写论文,我一连几夜都到两三点才休息,我所写的论文获得平顶山市女职工论文竞赛一等奖,负责的工会工作也获得女职工先进集体荣誉,我个人还被授予平顶山市“职工自学成才者”称号。
    过度的劳累和心理的压力终于让我身体吃不消了,2002年年底,我出现心慌、疲劳、消廋等,到医院检查,我得了甲亢。知道得了这种病我倒没觉得什么,老邱却着急起来,他在电脑上查了这种病的发病原因,又查了治疗这种病的专科医院,2003年“五一”过后,他拉着我坐车到了石家庄的一家医院,买了治疗甲亢的药物。但是治疗的效果却不理想,到了夏天,我的病情更加严重,两眼开始凸起,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变了形。
    看着自己俊俏的脸庞如今变得虚胖臃肿,我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脾气也越来越躁,在家里经常向他发火。老邱听着我的牢骚、指责,从来没有动过怒,他包揽了一切家务,总是满足我有理无理的要求。吃完晚饭后,他拉着我一起散步,给我讲很多有趣的故事,分散我的注意力,想法让我开心。
一个偶然的机会,老邱打听到一种部队研制的中草药治疗甲亢比较有效,就赶紧买来让我服用。我坚持服用了三个月后,甲亢症状竟然消失了,老邱比我还高兴。
    后来,我看到治好我甲亢的那家医药厂诚招经销商的启事,就动了业余时间经商的念头,老邱也非常支持,觉得我应该尝试,即便不赚钱,也能多份人生经历。
    说干就干,老邱帮着我到处看门面,谈租金,雇店员,然后做起了经营药材的生意。我俩都是性情中人,不善于做生意,一连亏损了5个月,弄得我非常沮丧。老邱鼓励我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一定要坚持下去!”
    一天晚上,我俩躺在床上,老邱向我娓娓说起了他的愿望:“等咱的生意赚钱了,我有两个心愿要实现,一是咱买辆小车,等咱们退休后,驾车游遍全国;二是,将来咱们一定出国观观光,饱览一下异域风情!”老邱的远景规划让我很是憧憬。此后两年内,在老邱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的生意越来越好,离实现我俩的愿望也越来越近。
    孰料,天妒良缘,一次偶然的车祸毫无征兆地夺走了我最亲爱的丈夫的生命。
    那是2006年3月17日晚上,我下班回到家,老邱不在,手机也忘在家里,我等到8点没见他回来,正当我急得坐立不安时,我的手机响了,电话却是交警打来的,他让我赶紧过去,说我的丈夫出事了。
    我当时头一下子蒙了,回过神来,急忙打的赶往出事地点。明亮的路灯光下,我一眼就看到,老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体已经僵硬了,耳孔里流出两缕触目惊心的鲜血。交警说天黑风大,你丈夫的电动车翻了,碰到了脑部,当场就不行了。
看着老邱安详的面容,我把他抱在怀里,泪水流成了小河,却哭不出声来。那一刻,我的魂魄也随老邱远去了。
老邱火化前,我在他的灵前衣不解带地守了整整三天,不吃不喝,痴痴呆呆,我的泪已经流干了。我恨恨地想,上天是如此残忍和不公,让我找到了真爱,却又残忍地夺走了我的全部幸福。
    老邱安葬后,在充满着他浑厚气息的家里,悲伤已不能让我多待一分钟。我随后做出决定,向原来的单位提出了病退的申请,把家留给了老邱的亲属,然后把我的铺面转让,一个人孤独地回到了巩义市,回到了我的家人身边。
随后的两年,我是在悲痛和哀伤中度过的。2007年,我看到饰演林黛玉的陈晓旭出家的消息,也动了出家念头,后被家人苦苦阻拦才作罢。
正当我一个人独自感受着哀伤的时候,一个晚上,老邱带着他那温和的笑容走进我的梦中,他仍是那副爱怜的口吻,对我说:“航航,振作起来,一定要快乐地生活,我在天上望着你,佑护着你!”说完,他飘然离去。怵然醒来,我方知南柯一梦。
    我用心咂摸着老邱梦中对我的嘱托,方才体会到,老邱这是托梦让我好好活着,他希望看到一个开朗、乐观的航航,一个生活得很好的航航。我这个样子,是最爱我的老邱不愿看到的啊!
    从那以后,我开始了自我反省,重新投入到了经销中草药的生意中去。在我的努力下,我的生意很快红火起来。2009年初,我花近20万元买了部丰田轿车,实现了老邱的第一桩心愿。2010年国庆节前,我带上老邱的照片出国旅游了一次,当飞机冲上万里云霄,朵朵白云从机翼旁掠过时,我突然觉得,老邱并没有走远,他一定在天上注视着我,看着我迈着坚实的步子走在人生路上……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