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新疆阿克苏地区举办老干部工作队伍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记忆欣赏
记忆里的第一次上街
2020-11-17 16:01
773点击
公鸡刚叫三遍,也就是凌晨二三点钟的样子,我正迷迷糊糊地做着和小伙伴们捣鸟蛋的梦,哥便一边推我,一边叫:“快起来上街去,我还要赶回生产队里上早工。”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和哥哥们一起出发了。
上街就是去县城。我家离县城有20来里路,中间要翻过一道山岗,一片竹林。那时家里困难,哥每个月总要去县城卖两三次柴,再换回一些日用品。县城啥模样,我都十岁了,还未去过,在哥面前央求过无数次,直到昨晚才勉强答应。父亲帮哥办好柴,对我说,你去也不能空手,家里正好积累了一竹篮木炭,拿去卖了,叫哥买一碗肉片汤你吃。我听了,高兴得直拍手。
夏天的后半夜,风吹在身上凉丝丝的,头顶上的月亮照得大地如同白昼。这是我第一次走夜路,虽说有十来个大人作伴,心里还是十分害怕。出发时,我特地带上心爱的伙伴大黄狗壮胆,谁知,这家伙脱离了绳索,也兴奋得很,一会儿跑到前面,一会儿跑到后面,根本不到我面前来,有时来了也是在大腿上蹭一下又跑得无影无踪。踏着月色,我挽紧竹篮,生怕一不小心摔倒将木炭泼了,吃不成肉片汤。我两眼紧紧盯着脚尖,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哥的后面走。
翻过一道山岗,来到一大片竹林前,月光下,我望着黑咕隆咚的林间小路,心怦怦直跳,头皮阵阵发紧,两腿直打颤。这片竹林是我最怕的地方,平时上学放学,我一个人根本不敢走,小伙伴也不敢,总是结伴而行。哥哥一路走一路交待:“这段路比较暗,小心点。”因害怕,我试了几次,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只好站着。哥走了一段路后,见我没跟上去,又问:“怎么不走?”我只好如实地说:“这地方我怕,不敢走。”“那你站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来接你。”这时,大黄狗不知从哪儿来到我跟前,见我不走便在一旁陪着,才让我心安了些。一会儿,哥来了,接过我的竹篮,牵着我走出了这片阴森的竹林。我一看,其他人都站在路旁等我,顿时,我的心里暖暖的。
俗话说:远路无轻担。一篮木炭,重不过5斤,刚开始的时候,从左手腕换到右手腕,每换一次还能走一段路,可到了最后,每走四五步就要换一次,勒得我双手腕生疼,累得我满头大汗。哥见我实在走不动了,将我的竹篮挂在他的柴上,让我空着手走。到达县城老街一处叫道人桥的地方,东方才刚刚露出鱼肚白。哥和众人将柴放在街沿旁,站在那里等人来买。“小朋友,你这木炭卖几多钱?”我抬头望了望站在面前问话的中年人,想起昨晚父亲交待的这篮木炭可以卖三角钱,灵机一动,为了多卖钱,便自作主张地伸出五指说:“五角钱”。谁知,对方迟疑了一下便走开了。哥走上前,埋怨我开口太高,小心卖不出去。正当我后悔时,那位中年人又转回来了,对我说:“算了,看在你是一个小孩子,我买了。”我接过五角钱,心中暗自得意。
天开始放亮了,大家的柴都卖完了,正陆陆续续地返回家。我心里想着肉片汤,无心看街景,跟在哥的后面,走进一家“红旗旅社”,只见柜台旁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肉片汤0.15元/碗;油条0.05元/根、粮票1两;馒头0.03元/个,粮票1两……哥买了一碗肉片汤让我慢慢吃,他说上洗手间有事。我一边闻着肉片汤的香味,一边数了数,碗里只有十来片薄如纸的肉片,两三片青菜叶和粗如筷子的黑粉条。我狼吞虎咽地吃完后,坐在那里等哥哥,两眼却望着柜台上雪白的馒头,黄松松的油条……
“走吧。”哥碰了碰我的胳膊说。
“我还要吃油条。”
“这油条要粮票,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没粮票是买不到的。”
我不知道什么叫粮票,也根本没见过它,心里以为哥心疼钱骗我,便上前去问,才知道那上面写的是真的,只好恋恋不舍地和哥哥一起回家。
第一次去县城,一眨眼,已过去四十年了。当时晚上去,白天回,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只有那“县城的肉片汤——好吃”,让我回味了很长一段时间。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