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新疆阿克苏地区举办老干部工作队伍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记忆欣赏
一滴红色的泪珠
2020-11-17 16:00
775点击
一阵寒风袭来,纪言打了个冷颤,驼色大衣的角被寒风撩起,原本光滑的头发有些凌乱,他斜靠在落光了树叶的枣树上,心情十分沉重。
黄土高原的冬季有些苍凉和荒芜,天空却湛蓝而深远。纪言仰望着天空,脑子里犹如塞进了一团乱麻,他让秘书和司机把车停在远处的公路边,独自爬上山坡。他并非想看黄土高原冬季的风景,因为这一切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了。他努力地寻找沟对面的窑洞,那里有他辛酸的童年和暗淡的青春。当他的目光锁定了两孔破烂的窑洞时,酸楚的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今天,他感觉那两孔窑洞是一双惊愕的眼睛在审视自己,窑洞边的那棵枣树还有一颗枣挂在枝头,好像一滴红色的泪珠在阳光下闪烁。他不敢再面对窑洞,更不敢走近它,他极其害怕那种熟悉而又温暖的感觉,怕这种感觉穿透了灵魂刺穿了胸膛。他的双腿开始瑟瑟发抖,整个身体好像被抽掉了脊骨,无法站立……
纪言没有跪下,双腿犹如面条一样,但他依然咬牙挺住,这也许是他的性格使然,或许是做官后高高在上的“官体基因”注入了骨髓,他用手扶住枣树,眼睛慢慢移开了那两孔窑洞,茫然的目光好像小孩撒出去的沙子,落在了远方苍凉的塬上。塬上隐约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绕着下到沟里,这条小路虽然早已没有人走,但陈年旧月踏出的板结依然有历史的质感。阳光照在小路上,还有斑块反射出光芒,这些反光的斑点就是过去生活的记录。此时此刻的纪言不愿回忆往事,过去的喜怒哀乐已随昨晚不同寻常的谈话如风而散,他的政治生命戛然而止,他的灵魂似乎听到了嗞嗞刺耳的断裂声,还有如同电锯割金属那种令人颤抖的感觉。纪言不由自主用白暂绵软的双手捂住了脸,他无颜见江东父老,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皮从头顶上剥下来,扔到深深的山谷中,让自己血淋淋的躯体站在这里,任凛冽的寒风抽打。
他突然觉得头晕目眩,双手紧紧抱住树干,似乎感觉灵魂撞破了胸腔,带着血腥的味道飞出了躯体,他想用手去搂住灵魂,可没能抓住却应声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钟或者一个小时,他的耳边响起了母亲的呼唤声,这样的声音曾在他童年时把他从死神手中抢夺回来过,此时此刻,这种声音已经超越人生中所有的苦难,如同婴儿躺在母亲怀里感受到了极致的温暖和安全。纪言睁开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一阵泥土的清香扑鼻而来,他努力地睁大眼睛,非常惊奇地发现了一朵紫色的小花,小花艳极了,花瓣像精致的纽扣,晶莹剔透。也许是看到这朵花,嗅到了泥土的味道,他似乎从绝望的情绪中挣脱出来了,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纸巾擦净脸上的泥土,掏出手机给在山下等候的秘书打了电话。秘书接到电话飞一般向山坡上奔来,看到首长的神色不知所措,轻声细语问领导:首长,有什么指示?纪言摆摆手说:跟我到对面去。话音一落,纪言便沿着山坡往下去,秘书紧跟其后,几次伸手想扶他都被拒绝了。秘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领导要去沟对面干啥,但心里却万分紧张,他跟随领导时间短,事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今天,领导真的很反常,反常的是没有惊动当地政府任何人,更没有企业界的精英陪同,这同以往有天壤之别。秘书一路揣摩,在山下和司机聊天,司机也说:可能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每次在路上,司机总要给首长放陕北民歌,首长尤其喜欢听王二妮唱的,有时候听得热泪盈眶……可是,今天首长却拒绝了他最热爱的民歌,这非同小可,无异于一个饥饿的人绝食一样,不可思议,不符合逻辑和常理。
秘书的额头已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脚步紧跟着领导,他们的身后时不时扬起了尘土。快到沟底时,纪言的腿又酸又疼。这么多年在官场总是前呼后拥,在田间,在地头就要一个镜头,犹如一个演员假戏真做,何时真正爬山过沟,而且是在如此截然相反的心境下?!纪言是谁?是拥有千万人口,三千多年历史古都的党政一把手,其地位之显赫足以光宗耀祖!有自己的厨师、理发师、保健医生,他喜欢面食,更喜欢母亲做的手工面,爱穿浅蓝色的茄克服,内穿亚白色的衬衫,喜欢陕北民歌和秦腔,台上讲话除开《政府工作报告》外,一切脱稿即兴发挥,条理分明,语言优美通俗。他曾在干部大会上讲:我非常崇拜列宁,占领冬宫后的演讲影响了我的一生……
纪言气喘吁吁地从沟底又爬上了自家多年未住的窑洞。窑洞外有风雨剥蚀的痕迹,但里边干净整洁,他的哑巴二叔由乡政府派来看家护院,每月从扶困基金中发放1500元工资。乡政府的领导很重视,并多次强调,这是领导的故居,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为此,纪言非常感动,对乡长说:我是农民的儿子,这两口窑洞见证了父辈们的艰辛和苦难,也见证了我的成长,更是我魂牵梦绕的故土和乡愁。
纪言站在了老窑洞前,院子里那棵粗壮的枣树泛出了黑褐色的光,相对沟对面那棵树来说,院里的树不知道要伟岸、高大多少?!他抬头又看见了那粒挂在高高树枝上的红枣,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他突然看见了母亲的身影在枣树下,看着他说:儿啊,在城里当官,别人家的东西咱不要……
纪言扑了过去,紧紧抱住枣树嚎啕大哭,男人的哭声好似扔下沟底的手榴弹,沉闷而又令人恐怖!
他抱住枣树的双手慢慢滑下来,双膝跪地,头埋在双腿之间,整个身体好似一辆破旧的车行走于坎坷不平的道路上浑身颤抖。
不知不觉,太阳已滑落到塬下,余辉依然很亮,但整个山塬有了暗色,一阵风吹来,纪言打了个寒颤,挂在树枝上那颗红枣不知为何突然掉落了……
第二天古城有小道消息,说纪言被中央纪检带走了。
第三天官网公布:纪言因严重违纪被调查。
后来有民间传说,纪言在老家窑洞里藏了七千多万人民币,还有古字画,金条,价值超亿元。
再后来,官网发了纪言在法庭痛苦流涕的照片……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