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新疆阿克苏地区举办老干部工作队伍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记忆欣赏
抗战期间港九大队与盟军的一次成功合作
2020-11-17 15:54
767点击
1941年12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太平洋战争,在侵占香港、九龙后,便把九龙的启德飞机场扩建为军用机场,使之成为日寇轰炸和威胁中国沿海、内地以及控制南太平洋上空和领海的基地。英、美盟军曾几次派出情报人员,深入香港、九龙对机场进行调查和实地侦察,但都不成功。盟军情报人员在香港、九龙等了几个月,最终一无所获。后来盟军得知港九大队经常在港九市区打击日、伪军并捕杀汉奸,便于1943年夏天,派代表到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司令部,要求合作调查了解日寇占领下的香港启德机场的情况,包括机场的建筑、构造和质量等等。司令部经研究后,同意合作,并决定把这一任务交给港九大队。大队长蔡国梁、政治委员陈达明对此任务十分重视,研究后决定指派吴展(当时改名林展,是大队部干事)去具体执行,并指示:这是一项非常重大而又艰巨的任务,可能会碰到很多困难,必须依靠当地部队和群众,克服一切困难,完成任务。
1943年初秋的一天,林展由小交通员李仔带着前往西贡中队。李仔因长期奔跑在九龙、新界这条交通线上,对道路和情况都很熟悉。从大队部到西贡中队驻地,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这是一条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斜坡的单边羊肠小山径,中间要通过敌人的封锁线和检查站。敌人对这条通往游击区的小道特别注意,只要发现小路上有可疑的行人,即进行搜查或开枪射击。晚上,山路崎岖极不好走,若用电筒照明,一被敌人发现,便用机枪扫射。唯一有可能通过这条小道的时间是在黄昏,因为此时日伪军要吃晚饭,警戒不那么严,而且这个时间也是日寇允许附近农民出去耕作和赶圩回家的时间。林展他们化装成“赶圩”的群众,手挽着竹篮,混在人群中通过了敌人的检查站。
在西贡中队驻地,林展见到了中队长黄冠芳和经常深入九龙市区捕杀日、伪和汉奸的刘黑仔同志,并向他们传达了司令部和港九大队的决定与任务。第二天,林展和刘黑仔一起到机场附近进行了观察,发现机场附近均有日、伪军和便衣密探,很难靠近。于是林、刘两人化装成“商人”,身着西装、皮鞋,刘黑仔还戴上水晶眼镜,走到离机场较近的一条山路上,佯作“过路商人”,进行了侦查。他们不敢带照相机拍照,也不能绘图,每次都是先在脑子里记住,回驻地后,凭记忆来画图。如此数次后,他们了解到了机场的表面情况。
但是由于无法进入机场内部,所以了解不到更细致的机场内部的情况。他俩经过向长期在郊区做地下工作的邓同志了解,得知经常发现有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出没于飞机场底层,夏天还有在里面睡觉的,他们有时还偷拿机场的钢材、木材出来卖,当地群众把他们叫做“老鼠仔”。经过进一步了解,发现这群小孩是住在机场附近村庄的穷孩子,经常在机场附近玩耍、拾柴火、捡破烂,有时则偷越铁丝网,钻到机场底层去。他们经常出入机场,对机场的铁丝网、底层的缺口以及可以出入的下水道都非常熟悉。他们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能避过敌人的哨兵钻进机场去,有时被哨兵发现了,他们就东钻西窜地躲起来,哨兵抓也抓不着,赶又赶不掉,久而久之,就认为“小孩无碍事”,任由他们长期出没于飞机场。最后,林、刘、邓决定想办法组织一批“老鼠仔”混进机场去进行内部侦查。邓同志认识一个叫“红仔”的小孩的爸爸刘光,是当地农民,也是一位有爱国热忱的基本群众。开始“红仔”的父母很害怕,怕被日本鬼子知道了,小孩会被抓去杀头,还会牵连到父母家庭和本村的群众。后经林、刘、邓的再三解释,“红仔”的父亲便找来了“红仔”,要他和同伴们帮助游击队去调查敌人的飞机场。“红仔”先找来了那群“老鼠仔”的头头,他叫“顽仔”,15岁,是这群“老鼠仔”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他早就听说过港九游击队经常在九龙市区神出鬼没地捕杀日、伪汉奸的英勇故事,很钦佩和羡慕,也想做一个勇敢、爱国的好孩子。最后,林、刘、邓要他找几个同伴,偷偷钻到机场里面,查清飞机场是怎样的构筑、是用什么材料建造的等情况。
“顽仔”接受任务后,便找来了5位同伴一起钻到机场的底层,用眼看、手摸弄清了基本情况。当天下午他们回来汇报说:机场最底下层是一层钢筋水泥板,板上面有一人高的一幅一幅排列整齐的钢筋水泥墙,水泥墙顶上有4层,就是飞机场的上层。但钢筋水泥墙的间隔距离有多远、高度和厚度有多少、飞机场上面4层是用什么材料建筑的等情况还没有弄清楚。林、刘、邓便动员他们再进去一次,要他们查清机场的建筑和所用材料,并交给他们一把卷尺。第二天,他们又进入机场查清了基本情况:水泥墙的高度1.5米,每幅的间隔50厘米;水泥墙顶上是一层钢筋水泥板,板上有一层很硬很厚的四方木条(估计是东北松),木条上面铺一层水泥石屎,上层就是钢筋水泥的飞机场顶层。每层的厚度,他们都用卷尺量清楚了,还画了一个简图。林、刘、邓对他们所取得的工作成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扬,他们听后非常高兴。第三天,他们又钻到飞机场上面去查看,得知:飞机场建有东、西、南、北和中间交叉的飞机跑道(便于飞机能从各个方向紧急起飞);机场除露天机坪可以停放各种飞机外,在机场边沿,还构筑有十几个马蹄形的分散单个掩体飞机库,上面种了“铺地草”,以防飞机场被炸时掩护飞机。机场的飞机,日日夜夜来往,起落较繁忙。至此,日军香港启德飞机场的概貌,基本调查清楚。这对以后盟军有针对性、有计划的轰炸机场,提供了准确、有效的情报和依据。
当盟军代表得到这份详尽的调查材料和绘制的简图后非常惊讶,甚至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他们几次派出的情报人员,在几个月里都无法接近飞机场进行调查,而抗日游击总队只用了很短的几天时间,便把敌人飞机场里里外外的情况弄得一清二楚。事后,港九大队和西贡中队得到了司令部曾生司令员、林平政治委员和王作尧副司令员的传令嘉奖。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