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新疆阿克苏地区举办老干部工作队伍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指点风雅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2020-11-13 15:50
788点击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细思量。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首《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乃是纳兰性德悼念亡妻卢氏所做。
西风乍起,人间天上,除却我心而外,芸芸谁会秋凉?不忍见萧萧黄叶,匆忙忙闭锁疏窗。闭锁疏窗。几多旧事,几度思量。当年,春光窄窄,春睡足足,春意芳芳。与你诗词对垒,酒浓茶醉,胜如为你梳妆。
而今只影空怀远,不解香魂何处,却晓得当时笑语,当时乐事,非是寻常。
这首词章,题为《饮水集》,其义取自"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正是词以抒怀,以摹写心头那一点欲说还休的情愫,寓于词章字里、箫管声中,纵然传唱于世间、获誉于海内,而词中低徊不去的款款心曲,其实也只有词人"冷暖自知"而已。
这样的词是不可解的,因为一旦词句离开了那位深情的作者,便如同花儿陨落枝头,如同叶子飘零尘土。一花一叶,其美丽之处正在于绚烂的生机,而谁能从一朵离开了枝头的夏花那里捕捉到那棵花树的全部秘密呢?这也许正是花儿那短暂一生的全部意义。
那么,我们所传唱的,所着迷的,究竟又是什么?
那正是我们自己的心事,自己的心曲,是缠绕于自己心头那郁郁而不得发散的情愫。别人的华美词章不过是一根神仙的手指,使得词人自己的"冷暖自知"共鸣出我们自己心头同样的事件、同样的思念、同样的爱恨、同样的沉迷……在这个芸芸众生的纷繁世界上,没有谁是超然孤立的,每个人都是大地的一块岩石、一粒尘埃,而被风雨侵蚀掉的那些岩石与尘埃既是一个个独立的身影,也是我们所有人的一部分。于是,这一首"冷暖自知"的小词,其感动人心之处既来自于容若那独一无二的才华与身世,也来自于我们每个人和容若、每个人和每个人的心心相通。容若所沉吟怅惘的,是他自己的故事;而我们所传唱的,既是对这位浊世佳公子的无限追怀,也是对我们自己、对每一个血肉之躯所必然经历的人生体验的深刻感动。
容若此词,上片是此时此地的沉思,下片是对往时往事的回忆;上片是容若此时此地的孤独,下片是容若和妻子在曾经的短短三年之中那一些短暂而无边的欢乐。
"谁念西风独自凉"。西风送凉意,对每个人都是一样,吹进皇宫大内,也吹进民间草舍。而在容若词中,这凉意却似乎仅仅是为他自己而来,也仅仅是他自己才体会得出。不合常理的叙述构成了突兀料峭的修辞,那是一番难以言传的清决与萧壮,似乎世人尽知,其实只有容若独会。
西风冷冷,黄叶萧萧,疏窗闭合,几多萧瑟。由景及人,由物及我,容若,一个才华横溢的词人,一个天真忧郁的孩子,韶华未逝,便已经往事萦怀。有多少"成熟"的大人直到临终还来不及回忆,而一个敏感的孩子却总是早早的就有了心事。
谁念西风独自凉,上来作者就发出了这样的诘问,一下子就把人带入了一个萧瑟秋风的冷清意境中。一个谁字,足以把一个孤独的心境揭示得淋漓尽致,它在告诉人们,没有人更能比作者感应那西风的犀利了,因为我已孑然一身,身边再也没有我那贤淑美慧的妻的相伴了,我的心是如此的凄凉,更何况还有那被西风吹落的树叶,正萧萧飘落呢?而飘落的岂止是落叶,更有那哀伤的心,也随着落叶慢慢下沉,坠落。天色渐暗,已是黄昏,转眼便是慢慢长夜,独对孤灯,那将更是痛苦难捱。望着这飘散的黄叶,我们的词人,陷入了沉思……
他想到了他和爱妻美好甜蜜的时光,他们的爱并非常人之爱,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志趣,他的妻是深懂他的。他的词卷上,曾留下爱妻的泪痕。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他醉倒床上,他的妻没有一句嗔怪,轻轻的帮他擦拭脸庞,掖好被角。他们也曾一起谈诗论赋,那时光是多么令人追忆和留恋啊。词人用短短的两句话,涵盖了他们所有生活的甜蜜、美好,妻子对他所有的关爱和照料,甚至让词人拿李易安和赵明诚的赌书泼茶之事作比,足见相爱笃深。
三年短暂的快乐也许只是为了让容若日后的回忆更为沉痛悲苦。人生的悲剧,也许只是上天残忍地安排在天才生活中的艺术素材。我们读着这首小令,由上片的苍凉突然转入下片的欢乐,由上片的孤独突然转入下片的合欢,但我们一点也感受不到欢乐,只觉得欢乐之情写得越深,背后的孤独之情也就越重。容若那甜美的夫妻生活,醉酒而春睡不起,赌书而对笑喷茶,以李清照与赵明诚千古第一的夫妻佳话来比拟自己的二人世界,水乳之得,情意之切,以乐事写愁心,以合欢写孤独,令人但觉天地之大,纵然可以包容万物,却容不下一个人内心的愁苦。
使天地逼仄到极致的还是末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这样平淡如家常的句子轻易道出了人生真谛,而这样的忧思慨叹又岂是容若所独有?
宗教家说:世间本没有恶,我们所谓的恶,其实只是善的失去;世间本没有丑,我们所谓的丑,其实只是美的失去。
有人问道:造物主为什么会允许善和美的失去?
宗教家回答说:是为了让人们更好地认识善、珍惜善;认识美、珍惜美。
每一个平平凡凡的快乐都是弥足珍重、来之不易的,你若当它只是寻常,失去时便只有悔不珍惜。亲人、爱侣、晚风、秋月,这一切一切的寻常,又有几人能够承受失去之痛呢?
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让下面的所有话都成了多余。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总结了前面所有说出的和未说出的话。两句经典遥相呼应。
据说朴月的小说《西风独自凉》,是写纳兰的小说中写得最好的(有人说也许是最接近历史上的纳兰吧),看了一点,心想这不是《红楼梦》吗?有才情的纳兰突然遇到寄住家里的有才情的表妹,顿生好感,然后就是记叙一些生活中的琐事……其实,朴月只是用了容若的《浣溪纱》词的首句“西风独自凉”作书名罢了。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