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新疆阿克苏地区举办老干部工作队伍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指点风雅
岑参诗歌的边塞情境
2020-8-19 03:03
789点击
岑参曾两次从军边塞,对边塞风光,军旅生活,以及少数民族的文化风俗有切身的感受,所以,他写的边塞诗多而好,每每佳句迭出,引人竞相传诵。
岑参出塞,满怀报国之志,他期望在戎马生涯中建功立业,但总是事与愿违。好在,“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期间,他写出了众多的边塞诗歌,并且在时空长廊中自然而然地存活了下来。他在鞍马风尘生活里写就的诗歌,可谓拨云见日,雄奇瑰丽。如《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一诗: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车师西门伫献捷。
诗中,雪海辽阔,沙漠浩瀚,接天壤地,狂风席卷,乱石飞走,这该是何等壮美的气势啊。可以说,这种情境,只有在边塞才可以感受,才可以捕捉得到。还有《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等,都将宽广宏阔的诗情寄寓于边塞情境中,对边塞绮丽瑰异的风光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描写。
岑参对边塞奇异景色的描绘,既充满奇情异采,又触动人的心灵。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写的是边塞的漫天风雪,却让人心驰江南,给人春意无边的感觉。又如《经火山》一诗中的“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将火山的威势写得活灵活现,无以复加。火山的烈焰,能燃烧那远天的云朵,灼烫的气浪蒸热了广漠的塞空。置于广阔的塞空虏云之间的火山,热力四射,势不可当。再如《武威送刘判官赴碛西行军》一首:
火山五月行人少,看君马去疾如鸟。都护行营太白西,角声一动胡天晓。
盛夏五月,烈日炎炎,黄沙莽莽,在断绝人烟的原野上,一骑飞马掠野而过,向火山驰去。本是“鸟飞千里不敢来”的火山,如今竟飞来这样一只不避烈焰的勇敢的“鸟”,令人肃然起敬。一声号令,足以回旋天地的唐军将士,便可一扫如磐夜气,使西域重见光明。更有《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一诗:
侧闻阴山胡儿语,西头热海水如煮。海上众鸟不敢飞,中有鲤鱼长且肥。岸旁青草常不歇,空中白雪遥旋灭。蒸沙烁石燃虏云,沸浪炎波煎汉月。阴火潜烧天地炉,何事偏烘西一隅?势吞月窟侵太白,气连赤坂通单于。送君一醉天山郭,正见夕阳海边落。柏台霜威寒逼人,热海炎气为之薄。
全诗写热海无与伦比的热,令人如临其境,仿佛感受到蒸腾的热气。诗中,以蒸、烁、燃、沸、炎、煎,描绘出热海的威力:蒸热了沙子,熔化了岩石,点燃了天边云朵,煮沸了细浪,烤热了波涛,煎烫了高空明月,彰显出诗人大胆而奇异的想象;而鱼、鸟、草、雪、沙、石、云、浪、波和月等景物的描写,益发衬出了热海之热,非比寻常。
身处盛唐,岑参写了七十多首边塞诗。在他的心中眼中,笔下的大唐帝国是没有对手的。正如《赵将军歌》写到的:
九月天山风似刀,城南猎马缩寒毛。将军纵博场场胜,赌得单于貂鼠袍。
毋须描写士兵们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活,他只是通过另一种伟大的力量——自然环境的力量来映衬大唐帝国所具有的气吞山河的磅礴之势。他将满腔的爱国情思,寄托在了书写边塞情境的壮观和奇伟中。
壮观和奇伟之外,也有万里风沙无休无止的磨砺和望不见尽头的孤苦。如《碛中作》: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
《过碛》:
黄沙碛里客行迷,四望云天直下低。为言地尽天还尽,行到安西更向西。
以及《日没贺延碛作》:
沙上见日出,沙上见日没。悔向万里来,功名是何物。
有人说,岑参是铜鼓声中的诗人,他的诗歌有着“如火的热情,旷世的孤独,深沉的思索,奇异的风光”。而我要说的是,作为边塞诗人的岑参,属于他的边塞诗歌的感染力,缘于他诗歌中所描写的波云诡谲、波澜壮阔的边塞情境。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