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金秋杂志社组织全体党员学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指点风雅
四大名著中的女性
2020-3-17 22:20
414点击
我国明清时期的小说对女性描写很多,但是在封建时代,女性是男性的附庸,没有任何社会地位,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那个时代小说的作者基本是男性,他们本身不会感受到女性的苦闷与无奈。因此,小说中的女性都不会给人以鲜明的个性和叛逆思维。这一切,从古典文学作品“四大名著”中就可见一斑。
《三国演义》乃乱世,三国争霸,乱世中的女人更是可悲,她们时常成为权谋的工具。
貂蝉乃绝世美女。当年十八路诸侯,数十万人马讨伐董卓,也没把董卓怎么样,而貂蝉一个弱女子,就摆平了董卓吕布爷儿俩,这爷儿俩最后的结局都与貂蝉有关。《三国演义》有诗赞道:“司徒妙算托红裙,不用干戈不用兵。三战虎牢徒费力,凯歌却奏凤仪亭。”貂蝉以牺牲个人的清白来报国,最后却留下一个“红颜祸水”的骂名。貂蝉的结局,在小说里没有交代,民间传说貂蝉死在关羽刀下。总之,是悲剧性人物。
还有刘备的两个老婆甘、糜二位夫人。这两位夫人可谓时乖命蹇。跟着刘备没过上几天好日子,整日东逃西窜,担惊受怕。这还不算什么,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恐怕还是刘备对她们的冷淡了。
刘备有句名言:“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她们在刘备的眼里,不过是件可以随意丢弃的衣服而已。因此刘备在败走新野时,能带上10万百姓一块出逃,却三次抛妻弃子,把二位夫人数次送到了狼嘴里。最终,糜夫人没有熬到刘备成势的那天,在当阳长坂坡投井而亡。而刘备对她的死竟毫无反应,对他来说,只不过丢了一件衣服而已,又有什么可难过的呢?
《水浒传》是四大名著中最露骨歧视女性的文学作品,没有之一。
这些可怜的女性有潘金莲、潘巧云、扈三娘等等,她们的人生,似乎注定要为男人带来灾祸,因而要么死有余辜,要么生不如死。从书中我们还可以发现施耐庵对女性婚外情的描写、对女人红颜薄命描写,可以说是淋漓尽致,而对她们的惩罚更是血腥残忍,可以说毫无人性。
《水浒传》中的妇女,除了秦玉兰以外,其余都是不守妇道、心狠手辣的角色。像寨主花容的夫人,像阎婆惜、潘金莲、孙二娘。惟一一位漂亮又武艺高强的扈三娘,被强盗杀死了亲爹和兄长,然后被逼嫁给了杀父仇人中的一员——又矮又丑又好色的王英。
《西游记》可以说是中国神话小说的巅峰,《西游记》里的女性虽然不乏妖魔鬼怪,但是相较于《水浒传》对女人的百般丑化,《西游记》里的女性(女妖)往往就可爱多了。
我们可以发现,从白骨精到蜘蛛精再到琵琶精、狐狸精、玉兔精,多是以色相诱惑男人的角色,有的是想吃唐僧肉以求长生不老,有的是想与唐僧成亲破其真阳,有的是真心想与唐僧作夫妻。她们虽为妖魔,却有着世俗中人的人情人性,正是“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因此这些女妖并不那么招人恨,比如那个玉兔精就很可爱。此外还有像嫦娥及观音之类的女仙,以及猪八戒的媳妇、女儿国的国王,塑造得都比较丰满。
直到《红楼梦》的出现,才彻底给女性平反,给了女性最高的地位。
毫无疑问,《红楼梦》是一部歌颂女性的小说,在这部小说里,曹雪芹塑造的女性角色比男性多,他就是想在男权社会里给女人一席之地。主人公贾宝玉有句名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因此大观园里的那些女孩个个冰雪聪明,秀外慧中,善良可人。
与此相对应的是,书中的男人却大都不济。贾家的男人只有“文”字辈的贾敬,“玉”字辈的贾宝玉,“草”字辈的贾兰算是正经人,其余都是道貌岸然、厚颜无耻之辈。即使有个贾宝玉集众多优点于一身,也是个有些女性化的男人。而且在那个男权至上的社会里,贾府家说了算的都是女性。
贾母是老祖宗,是名义上的一家之主,而手握荣府治家大权的是王夫人。但是,王夫人只抓权不掌权,实际掌权的是她的内侄女兼侄媳王熙凤。而在王熙凤小产休假的时候,则由李纨、贾探春和薛宝钗组成“三驾马车”,继续行使大权,因此也可见贾家男人之衰了。
笔者还发现《红楼梦》里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曹雪芹更喜欢的是未出闺阁、天真无邪的少女。如在第五十九回,作者借贾宝玉的丫鬟春燕之口说:“怨不得宝玉说‘女孩未出嫁是颗无价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再老了更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子来?’”在第七十七回,贾宝玉更是表现出了对这些成为“鱼眼睛”的老妇人的厌恶之情。在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后,把迎春的丫鬟司棋撵了出去。当周瑞家的赶司棋出园子时,贾宝玉骂道:“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子更可杀了。”守园的老婆子听他这么说觉得可笑,便问:“这样说,凡女儿个个是好的了,女人个个是坏的了?”宝玉发恨道:“不错,不错。”
所以,《红楼梦》里嫁了人的妇女大都没留下名字,有地位的称夫人,如邢夫人、王夫人,没地位的则称为“家的”或“媳妇”。如林之孝家的、王善宝家的、周瑞家的、来旺媳妇、柱儿媳妇等等。
也许,曹雪芹的想法用《牡丹亭》里杜丽娘的一句唱词就能说明,那就是“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女孩之美,就在这“天然”二字,没有经历那么多的人情世故,也没有那么多私心杂念,冰清玉洁,所以最是可爱。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