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金秋杂志社组织全体党员学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指点风雅
宋人的非功利读书
2020-3-17 22:19
413点击
宋人有很多苦读的故事,像范仲淹“划粥断齑”,每天煮两升粟米粥,冷却后分成四块,早晚各两块,仅以韭菜末相佐,如此寒暑数载,读出了一位千古名臣。像欧阳修,四岁丧父,贫无所依,母亲“以荻画地”,教以诗书,欧阳修废寝忘食,惟读书是务,也读出了一个千古文豪。穿越宋代历史,你会发现凡名臣、名儒,无一不经过漫长的苦读,随便拉出一位就是一大堆励志故事,足以让人感佩。
之所以有那么多人埋头苦读,当时读书氛围好是一个原因,“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宋初皇帝宋真宗的号召。加上读书是无论寒门抑或富家子弟比较单一的出路,一人登科,举族皆荣,光明的前途是最好的奖赏,重赏之下有勇夫。不过,这些科举道路上的勇夫,有其功利的一面,就如今天的高考,奋勇拼搏只为一跃龙门。世上之事,凡为功利追逐,都属于非正常状态。所以,为科举或高考去读书,凿壁偷光也好,悬梁刺股也好,都不能反映读书的本来面目,这种时候,读书往往只是一块“敲门砖”,一旦进了“门”,“砖”便抛弃如敝帚。
读书的本来面目应该是探寻未知的一种冲动,一种与作者交流思想的过程,一种会心的兴奋,一种如沐春风的愉悦享受。总之,真正的读书,应该是精神的,而非物质的,更非功利的。宋朝读书人中间,不乏汲汲于科举之途者,但更多是毫无功利意识的浸淫与神会。
苏舜钦是宋仁宗时期的大诗人,欧阳修把他与梅尧臣并称为“苏梅”,名重一时。据宋代龚明之《中吴纪闻》记载,苏舜钦好读书,也好饮酒。年轻时,他寄居岳父杜衍家,每夜读书,必饮酒一斗。杜衍是当朝宰相,爱婿如子,却对苏舜钦每晚饮酒竟达一斗深为不解,便安排子弟暗中观察,一探究竟。某晚,苏舜钦正读《汉书·张良传》,当他读到“良与客狙击秦皇帝,误中副车”时,猛然拍手道:“可惜没有击中。”于是,满饮一大杯。读到“始臣起下邳,与上会于留,此天以臣授陛下”时,又拍案说:“君臣知遇,怎么如此难啊!”恨怅不已,又痛饮一大杯。杜衍听到子弟报告后,哈哈大笑道:“有这等下酒物,一斗不多啊!”苏舜钦遂以“汉书下酒”闻名于世。
苏东坡在《又答王庠书》中说:“欲少年为学者,每一书皆作数过尽之。书富如入海,百货皆有,人之精力,不能兼收尽取,但得其所欲求者尔。故愿学者每次作一意求之。如欲求古今兴亡治乱、圣贤作用,但作此意求之,勿生余念。又别作一次,求事迹故实典章文物之类,亦如之。他皆仿此。此虽迂钝,而他日学成,八面受敌,与涉猎者不可同日而语也。”意思是每一本书要读数遍,一遍带着一个问题去求索,心无旁骛;读下一遍,又带着另一个问题钻研。如他读《汉书》,第一遍学治道,第二遍读兵法,第三遍看人物,第四遍览官制,如此几遍,则融会贯通。学成之后,便不惧知识和学问上的挑战,即使“八面受敌”,都能轻松应对。这就是苏东坡曾传为美谈的“八面受敌”读书法。
如果说苏舜钦读书体现性情,苏东坡读书追求卓越的话,那么苏门学士黄庭坚读书则注重心灵。黄庭坚在《宁浦书事六首》诗中说:“挥汗读书不已,人皆怪我何求。我岂更求荣达,日长聊以销忧。”他明确表示读书不为荣达,聊以解忧而已。不过,解忧还不能完全表达黄庭坚对读书的情有独钟。他曾说:“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他是那种对读书喜欢到骨子里的人,无书不读,而又不能片刻无书。所以,解忧又怎能成为他读书的真正目的呢?自嘲罢了。他的读书目的,可概括为“三养”:养身、养心、养精气神。黄庭坚因在政治上坚持讲真话,多次陷入“党争”,一生屡遭贬谪,颠沛流离。崇宁三年(1104),他甚至被朝廷削籍除名,羁管于广西宜州,形同囚犯。羁管宜州后,他先寄居城西一居民家,太守认为按罪不能安置这么好,最后被迫搬到城南戍楼。戍楼破败不堪,晴天一屋灰,雨天一屋水,纵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黄庭坚依然焚香读书,自得其乐。命途多舛,但精神高蹈,我想,这或许就是黄庭坚终生读书、得书滋养、“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结果吧。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