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金秋杂志社组织全体党员学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您的位置:西部金秋网 > 资讯 > 指点风雅
浅析《主角与配角》
2020-4-17 10:04
580点击
《主角与配角》,是1990年央视春晚的小品,也是陈佩斯朱时茂搭档,第五度合作上春晚。
小品以“八路军”对手“汉奸”的剧情,展现世态人心。剧情以“叛徒”饰演者陈佩斯为主角,耍尽小聪明,终由观众支持成了“八路军”,最后却因恶习难改,回归“叛徒”。节目播出,大为轰动,经典台词:“队长!别开枪!是我!”“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叛徒神气什么!”成为街巷热词。自是,小品取代相声成为春晚第一主角,陈佩斯朱时茂表演模式一谐一正,亦庄亦谐,缘此确立。
许多评论认为,这部作品不光是两人小品的巅峰,也是央视春晚小品的巅峰。
小品结构紧凑,没有废话,包袱多且脆,前后联系,有琢磨劲儿,这或许亦是判断一部喜剧作品好赖的重要标准——有没有回味。
相声也好,小品也罢,包袱出自矛盾冲突,《主角与配角》从头至尾,冲突不断,源头就是两个角色的分配不公。剧情展开,一个八路一个汉奸,角色冲突衍生出分配角色的冲突,也是最重要的冲突,包袱围绕冲突,没有臭街的笑话,没有拿弱势人群取乐,没有抓脚心的包袱和做作表演,靠小品本身不断出彩。
回到开始,分配角色便有冲突:两人对剧情理解有分歧,陈佩斯说这场戏我又叛变了?“又”字,包袱便响,然后进入第一个高潮,抢戏,搅戏,该段结构紧密,陈佩斯把抢戏、搅戏用肢体语言表达出来,玩世不恭,嘻嘻哈哈,让人忍俊不禁。接着的台词,老茂你说我是电线杆子,那我就是,我按你的意思抢戏,拿你老茂的意思堵你老茂的嘴,这里有个包袱,小高潮,前面老茂说:“只要我一抬手,你就倒下。”佩斯问:“为什么?”老茂说:“那显得我枪法准呀。”佩斯说:“可以呀!”接着就是老茂还没开枪,他倒了。老茂急道:“我还没开枪呢,你怎么就倒了?”佩斯说:“哎呦,这才显得您枪法准呀!”
看到这里,现场大笑,一是佩斯完美翻到老茂之前关于你一抬手我就倒的包袱,二是佩斯的表情,那种轻贱,那种小人得志,那种没演主角的委屈和不服气,那种老茂你看我配合得多好呀,你怎么还不满意,神准到位,角色演神了。
随即故事趋缓,再次衍生冲突,老茂说佩斯你不能演主角,佩斯说我就能就能!这段冲突是过渡,让笑累的观众歇会儿,因为后面有大笑。老茂开始安抚,告诉他主角不是谁都能演的,佩斯不服,一通混耍。剧情发展,老茂自然要把主角让给佩斯,点燃剧情最响爆竹,也是最大冲突:交换角色!老茂说:“今天,我就让你演一回主角!”佩斯一边脱衣一边说:“真换呀!”太自然了,观众完全入戏,丝毫没感觉是表演。
那身行头,佩斯穿上,就是笑料,我们习惯高大上的“朱时茂型”八路,佩斯穿上,根本不像好人。佩斯换上主角服装,得意忘形,美美戏耍了一番老茂,感叹道:“我以为只有我这模样的能叛变,没想到呀没想到,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了!”
最终,佩斯还是回到叛徒角色,浓眉大眼的朱时茂没叛变革命,我们被演员带入剧情,演员也被带入自己设下的套,可这套进得如此自然,佩斯语言表情转变,毫无违和感,这就是功力。最后,他被老茂枪毙,这一枪,把一切瞬间拉回开始,我们回到最初,演出结束。
《主角与配角》开演不久,发生了件意想不到的意外,朱时茂手里的道具枪套背带,居然绷断了。
现场直播,不能停顿,不能求助,且按情节,佩斯拿着枪演,就没有原先设计的背着枪演的效果,况且佩斯不知道皮带断了,朱时茂害怕佩斯演不下去,瞬间慌乱后,沉着冷静若无其事一边说台词,一边自然而然地将背带打好了结。
连他也没想到,看似失误的意外,却意外地给整个小品增添了精彩一笔。当老茂与佩斯按剧情发展交换角色,佩斯当主角愿望实现,他把枪往身上一背,本来老茂身上自然得体的枪,很滑稽地到了佩斯胸前,观众大笑,佩斯将幽默诙谐的特长诠释得淋漓尽致。
结尾是句鸡汤:无论您从事何种职业,只要能把手中工作做成绝活,世界一定会给您展示它精彩一面!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