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2022年金秋杂志社部门决算
先生,要理发吗
2020-1-17 10:36
903点击
夏天快到了,天有点热。朋友的头发有些长了,就想理个发。
朋友知道我家附近热闹,理发店确实也足够的多。我带朋友逛了一大圈,跑过一家又一家理发店,却都没进去。朋友满头大汗地问:“为什么不进?”我没说话,又带着朋友跑了一段路,说:“到了。”
我们大汗淋漓地进了那一家坐满了人的理发店。
朋友更诧异地看着我,说:“刚刚那么多有空位的理发店你不进,为什么独独带我进这家要排队的理发店呢?”
我朝朋友笑笑,说:“马上你就知道了。”
正说着,走来一个服务小姐,问:“两位先生,要理发吗?”
我点头,指了指朋友说:“他理发。”
服务小姐带我们进了里面一间休息室。休息室里坐满了人。休息室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很适中,不冷也不热。服务小姐把我们安排在一个沙发靠椅前,又问:“你们需要喝什么吗?”我刚想说,朋友忙拉住我,小声对我耳语:“这里面的饮料,是不是特别贵啊?”我笑着朝朋友摇摇头,给自己点了杯可乐,又给朋友点了杯雪碧,都要冰冻的。我俯在朋友耳边说:“不要钱,免费的。”“免费的?”朋友愣了。
一会儿,服务小姐端来了一杯冰冻可乐,一杯冰冻雪碧,说了声慢用,就走开了。朋友喝了口雪碧,又看到休息室的报刊栏。
我笑了,说:“去拿来看吧,都是最新一期的杂志,还有今天的报纸。”朋友有些半信半疑地看着我。
朋友拿着一份报纸走过来时,惊讶地说:“还真是最新的啊。”
我说:“那当然,这里每天都会及时更换的。”
我和朋友聊起了这家理发店。
以前的我和朋友一样,理发时随便找一家理发店。因为我碰到太多的理发店,进门时都挺客气的,可一坐上理发台,洗头的小姐首先会问:“要不要用好的洗发液?”然后又会说:“您的毛细孔有点污垢了,最好是做一次面膜。”你说一个大男人做什么面膜呢。最后她还会找许多理由,希望你能增加服务内容。当然,当你拒绝了她的所有建议后,她甚至会狠狠地踢一下旁边的椅子。最后,愤愤地走开。
在理发时,理发师也会不厌其烦地再三告诉你,你的头发有点硬,或者是发质有些差,总而言之,他会让你坐在上面不断感受着犹如遭受苍蝇侵袭时的苦痛难耐。
我的话说完了,我看到了朋友脸上的讪笑。毫无疑问,朋友也碰到过如我一样的遭遇。
我说:“在这里你不用担心他们会强加你什么服务,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的。进门,你可以免费到舒服的休息室看看报,翻翻杂志,喝喝饮料,接下去是如你所愿的洗头、理发。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们会因为你消费太低而朝你翻白眼,他们一样会对你毕恭毕敬的。因而,这里的生意一直很好。如同你刚才看到的,别的理发店或许很有很多空位,而在这里,绝对是要排队才能理上发的。但许多理发的人,宁愿在这里等,也不愿去那些有空位的理发店。”
我又说:“其实每一个人都是理发店潜在的消费者,比如我,虽然平时只是理个发,并不能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甚至于我在这儿喝雪碧、看报纸,他们会因此而亏本。但同时,我会让我的老婆来这里做头发,那就不是简单的理发了,我还会介绍其他朋友来这里,我老婆同样也会介绍她的那些做头发的朋友来……”
“这里理的不是发,是服务。“我微笑着说。
正说着,休息室里又进来一些人,他们都很有次序地寻了空位坐下,一看就是这里的老主顾了。
又扯了几句,我杯中的可乐快要喝完了。
“先生,要续杯吗?”一个服务小姐很适时地走过来,微笑着,很有礼貌地问我。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