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2021部门综合预算
我和石泉电信的情缘
2019-11-11 10:13
911点击
我能够和电信事业有着深厚的情缘,这源于我的恩师,一位年过五旬的崔老师。他早年留学日本,身为通信专家,怀着一颗赤子之心,面对我国落后的通信,他很忧虑。那时的通信设备都是从外国进口,他曾语重心长地说:“像bbo载波机,都是从国外进口,用国外的设备还得掏昂贵的工价,请外国专家来维护,作为一个通信工作者,我很悲哀!”于是,他把自己的忧虑付诸行动,除了培养学生外,他把时间全部用到了研制通信产品上。
在专业技术上,他要求学生必须对通信传输过程中每个部件的特性及传输数据背得滚瓜烂熟。对每张电路图都能熟练地默画,不允许有半点掺假……为了事业他放弃了成家,把青春全部奉献给了通信事业。上世纪60年代初,利用我国现有铁线传输网研制成功三路载波机,引起国内外的高度重视,并视为爆炸性新闻。然而不幸的是,正当他攻克另一项技术难关时,脑瘤夺去了他的生命!
崔老师带着他未完成的事业走了,但是他却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一颗要为中国通信出力的种子。这颗种子潜移默化地变成了一种动力,一种召唤!现在我可以扬眉吐气地报告老师: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的通信网络规模、网络容量、技术层次、服务水平,都发生了质的飞跃,整个通信行业发展水平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成为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信息化推进的有力支撑。全国已形成以光缆为主,微波和卫星通信为辅的大容量、高效率、安全可靠、通达世界各地公用基础传输网。移动电话、固定电话的网络规模分别居世界第一位和第二位。因特网及数据多媒体通信网获得了迅速发展。
1961年,我怀着一种使命感来到山清水秀的石泉。那时邮电局在老街,进了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幢低矮的房子,狭小的空间又暗又潮湿,只见一间开着窗户的小房间里,安装着3台30门人工交换机。3名女话务员头戴耳机,手里提着塞绳,不紧不慢地在应答电话。当她们看到窗外站着一个陌生人时,立马向我警告:有事找传达室,这里不准偷看!嗬,好高的警惕性!我在心里说:“你别小看我,我将是你们当中的一员。”
那时石泉只有114部电话,农村电话直通区所在地,几个公社合用一条电话线。市内电话只安装在党政机关,出县的长途通信仅有宁陕、汉阴、西乡、安康4条电路,长途来去话都经安康转接。县里的电报机是上世纪30年代的产品,无线电台是一部携带式步话机,手摇发电。全县农市话通信质量极其低劣,打电话喊破嗓子听不清,串杂音非常严重,尤其在播放有线广播时,互相串在一起,只能停止接转电话。我作为一名主管技术的工程师,为消灭串杂音绞尽了脑汁,但收效甚微。虽然每年都在进行网路改造,却只能在原通信体制下徘徊。
这种落后的通讯状态,一直延续到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石泉电信才得以大踏步向前迈进。从1981年到1996年,彻底甩掉了延续多年的摇把子通信。改制的起步是:由纵横制到模拟程控,再到大容量全程控。长途通信网更新为大容量微波网和12路有线载播传输网,农村电话全部更新,安装3路载波;市内电话全部更新为地下管道大容量电缆,同时建起一幢占地面积5800平方米的4层电信大楼,农市话用户猛增20倍以上。我见证了每一步变迁的历程,每一个历程的变迁改造项目,我都是直接参与者、策划者,并承担多项设计、预算,负责技术管理,参与工程施工指导。我把全部的精力奉献给了我一生热爱的事业,我感到充实和欣慰,我也可以无愧地说:我没有辜负恩师的教诲!
1997年10月,当我在电讯这个岗位上奋斗了43个春秋后,原邮电局为我举行了退休欢送会。在我退休后十多年的岁月里,石泉的通信事业又跨越了一次巨大的飞跃。目前完全进入光通信时代,实现了FTTH光纤直接到户。农村电话宽带网80%覆盖村,4G移动信号全部覆盖。宽带用户电信2.5万余户。基站建设电信150座,光缆总长度1000皮长公里。石泉3个通信行业的手机用户数:电信3万部,移动9.64万部,联通约2万部,人均达到1.2人一部手机。多种先进技术已在石泉得到广泛应用,未来石泉通信发展前景会更加精彩。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