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金秋
微信公众号全面支持移动设备,欢迎访问…[详细]
今日头条: 马桂英
倪大红:“隐藏”半生,迎来巅峰时刻
2019-11-14 10:56
17点击

论在当今网络世界最招人烦的老头是谁?
答:苏大强。
《都挺好》播出至今,剧中家人嫌他,剧外观众烦他,就连扮演者倪大红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出道35年,这是倪大红被“黑”最惨的一次,却也是他生命中的巅峰时刻。
年逾花甲的倪大红可能无法理解,自己漫长演艺生涯里塑造了那么多精妙绝伦的角色,贡献了那么多神乎其神的经典瞬间,怎么到头来被观众记住的,却是“苏大强”这个讨人厌的老头儿。

演员的自我修养

1960年,倪大红出生在东北,因父母都是哈尔滨话剧团的演员,他从小便对“演戏”产生了浓厚兴趣。
16岁那年,他被送到某农场下乡,临出发别的孩子都想着拿点吃的、玩的,只有他一个人回家晃了一圈,拿起放在枕头边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夹在胳肢窝里上了下农村的车。
到了农场,倪大红被派去赶马车拉石油,夜里10点走早上6点回,和他一道的小伙伴累得哭鸡尿嚎,偏偏他回回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山里走夜路,不能吃不能停,为了不让自己走神,他每隔几小时就要跳下车和马兄弟说说话,时不时还跟人唱上几段戏。
时间久了,马听烦了,看见他就尥蹶子,可他就是怎么唱都不够——没办法,实在是喜欢。
农场那四年,倪大红唯一的乐趣便是“八大样板戏”。当时那个特殊时间,大家见了“文艺”二字拔腿就跑。
找不到人讨论,倪大红只能一个人闷头研究。大抵觉得自己琢磨到头了,他忽然萌生想去考电影学院的想法。
某次回家,小倪同学便把心中想法告诉了家长。
当时他的老爹正在吃饭,听到这话立马放下筷子,上下打量了下儿子,这位已经从事半辈子演艺事业的人民艺术家沉默半晌,然后说:
“儿啊,我觉得你还是适合当个木工。”
按照他自己的话说,长得“属实有点着急”。因此在国字脸盛行年代,父母并不认为他的长相能胜任演员这一工作,可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演戏可以看脸,但也不能只看脸啊!”
那一年,上海戏剧学院在长春设立考点。信心满满的倪大红得知消息当天,便买了火车票背上行囊。没成想到了考点,人家连初试机会没给直接把他挡在了门外。
倪大红问为啥,老师回:“你这个模样,真的没法上电视啊。”
因为长得丑,报名都费劲。倪大红心里不服气,他又报了中戏、解放军艺术学院,得到的回复如出一辙。
坐在回程火车上,倪大红蹲在车厢接缝处偷偷抹眼泪,回家之后也整日里闷闷不乐。爹妈看着心疼,坐在床边问他:
“当演员有什么好啊?去学个手艺,当个八级木匠不好吗?”
倪大红不说话,一个劲儿地盯着天花板,然后摇摇头。父母有些急了,接着问:“这么倔到底是为了啥?!”
他腾的一下坐起来:“为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于是抱着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倪大红又考了三年艺术院校。
1982年,对于倪大红来讲是个神圣年份。那一年,他一路杀进中央戏剧学院最后一轮考试。
等待成绩那段日子,父母为他在工厂找了份工作,并下达最后通牒,无论成不成这都是最后一次了。
放榜那天,倪大红躲在家里没敢出门,还是母亲出门买菜时,顺道看了眼成绩单。
回到家,她连菜篮子都没来得及放,直接冲到儿子屋里喊道:“考上了!”
多年后,倪大红回忆那段放榜时光,不无感慨地对自己说:
“上了大学我就有自信了,这颜值都考上中戏,我还有什么事做不成啊。”

第一次“触电”

一连考了四年,倪大红终于如愿以偿,那年他22岁,在别人毕业的年纪,磕磕绊绊地走进了中戏的大门。
因为长相“自来旧”,倪大红在学校受了不少“委屈”。
从小生长在黑土地上,他的身体里始终流淌着“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热血,没事儿就喜欢乐于助人。
冬日里女孩嫌冷不爱出门,他便主动承担起去热水房打水的工作。一来二去的,其他班级的人都认识他了,每次见他都喜欢讨论上几句:
“学校里新来的水房大爷真不错,是个热心肠。”
由于这段对话,倪大红没少被同学“笑话”,别人笑他憨,可他却不介意。上学嘛,能把知识学明白就行了,别的都不重要。
因着长相着急,倪大红经常被认为是混入高等学府的“社会闲杂人员”。但人生有失必有得,由于这摸不透年纪的长相,他在课堂上的辈分也意外提高了。
当时在学校,只要班级组织演小品,倪大红一定是演长辈。上到“太爷爷”,下到“小叔叔”,最不济也得扮上个街边卖茶水的老大哥。
身为班长,倪大红一直对自己的专业课成绩非常有信心,直到碰见形体课。
时至今日,当再提起当初被掰胳膊压腿的日子,倪大红仍是满面愁容。但同时,他也无比感谢那段在练功房里鬼哭狼嚎的日子。
因为在那里,倪大红迎来了自己第一次“触电”。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倪大红拖着差点“牺牲”在形体课上的双腿,走在去食堂的小路上。因为疼的紧,他实在没办法站直,好好几步路,愣是让他走出六亲不认的气势。
正走着呢,一个人忽然上前开始猛拍他的肩膀,倪大红回过头,正对上一张陌生人的脸,那人先是笑了笑然后问道:
“同学,拍片吗?”
由于那几步极其不利索的步伐,倪大红成了被剧组副导演选中的孩子。
那之后不久,还在上大二的倪大红便正式进入由谢晋执导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组。
这是倪大红生命中第一部戏,虽然只是小配角,但他还是凭借极其自然的演技,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重返话剧路

有了这次起点极高的经历,“倪大爷”出了名。中戏毕业后,他前前后后演了不少戏。
《我是乡巴佬》里嬉皮笑脸,连名字都没被百度记录的人肉背景;
《我爱我家》里上蹿下跳,怎么看怎么像多动症儿童的隔壁老胡家的傻儿子;
《活着》里老谋深算,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的皮影戏班主龙二……
那几年,倪大红和不少导演合作过,而且一个比一个大牌。
人人都夸他好,就连一向挑剔的张艺谋,都说他“再小的角色都能琢磨出味来”,还扬言要把他培养成黄金男配角。
可甭管别人怎么夸,倪大红永远都是戏红人不红。没有那些所谓的流量,他只能演一些龙套角色,身边的人为他不值到拍大腿,可他却说:“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了,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能演戏就不错了,我挺满足的。”
当发现影视圈里属于他的机会不多时,热爱演戏的倪大红同学一记回马枪,又杀回话剧舞台。
从前人说,演话剧都要往“大”里走——脸大、体型大、动作大。
为了能让所有人看清、看懂剧情,话剧演员就连声音都要大到能传到观众席最后一排然后反弹回来,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可倪大红却觉得这太约束。一大帮人站在舞台上,咋咋呼呼弄了一地鸡毛,最后还落个“太小众,看不懂”头衔,何必呢?
“我就想,我能不能站在那就把戏演好呢?”
有了这个想法,倪大红又开始琢磨了,而这一琢磨就是整整十年。
从《阳台》到《生死场》,从《浮士德》到《罗慕罗斯大帝》,那些日子,他远离荧幕,走进观众,整个人全都长在了舞台上,硬生生把自己从小配角,炼成中央话剧院(现为国家话剧院)台柱子,并一举拿下话剧界顶级殊荣“中国戏剧梅花奖”。
重返话剧路,倪大红再次用实力证明,倪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戏比天大

2006年前后,电视剧《乔家大院》正式开机。拍摄途中,原决定扮演孙茂才的演员因病辞演,剧组顿时陷入混乱。
见副导演为找“替补”忙得焦头烂额,主演之一的陈建斌跟他出了个主意——去找倪大红,好用还不贵。
听了这话,导演想了半天,愣是没把人和名字对上号。这时候陈建斌急了:“倪大红啊!《哈姆雷特》啊!老经典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陈建斌还不是嬛嬛的四郎,那天他走进剧院,刚坐下就被倪大红扮演的篡权国王惊呆了。
“红红,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古有四郎嬛嬛倚梅相遇动春心,今有建斌大红剧院邂逅成茂才。
因着这场近30年前的邂逅,倪大红成了《乔家大院》里亦正亦邪的孙茂才。一场戏,6分钟,他“不动声色”地把剧中人物或悲或喜的复杂情绪,完美展现出来。
凭借这部戏,倪大红得了个第三届电视风云盛典的最佳男配,可若说真正使他一战封神的,却是那部《大明王朝》。
开拍前,导演张黎在全国寻找严嵩扮演者。由于人物设定复杂且为80岁高龄,导演提出的第一个要求,便是演员年龄不得低于60岁。
试戏那天倪大红没上妆,张黎只是看了看便摆摆手:“不行,岁数不够,肯定演不出来。”
倪大红微微一笑:“您让我试试呗?”
贴上胡子,穿上大褂,他刚试了两个镜头,就听见导演在后面扯着嗓子冲副导演喊:“就是他了!”
从小受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戏剧理论影响,倪大红成了十足的“体验派”。身在剧组,他每天琢磨最多的问题,就是怎么让自己看起来更老一点。
为了不让大家跳戏影响拍摄,倪大红很少在拍戏以外时间出现在片场,就算出现也一定是头发花白、老态龙钟模样,以至于有些人直到杀青,都不知道当时的倪大红才刚刚47岁。
据说在片场,有位工作人员不小心撞到了候场的倪大红,吓得赶紧伸手去扶,生怕这位“老人”倒下。
对于中国演艺圈,观众一直有个未解之谜,即:“倪大红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到底是怎么做到演谁像谁的?”
《新三国》里鹰视狼顾、深谋远虑的司马懿;
《正阳门下小女人》里老实巴交的蔡全无;
《天盛长歌》里多疑凉薄、机关算尽的天盛帝;
《远大前程》里盛气凌人、不怒自威的霍天洪……
那些年,倪大红像雾像雨又像风,就是不怎么像个好人。
有人说,他是中国唯一一个可以用一个表情演遍所有角色,还让观众觉得合情合理的人,连眼袋都是戏。
别人说这话是表扬,可倪大红却感觉很复杂。
“大家说我是个面瘫的演员,还有人问我到底是在表演还是没在表演,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认认真真地演。”
在演艺圈,大部分艺术家成为实力派之前,都曾有过一段作为偶像派的青葱岁月。
除了倪大红。
在被颜值抛弃的岁月里,倪大红只能踏踏实实地玩命演戏——
拍《泥鳅也是鱼》,导演要求演出“不舒适感”,他就一连几个月穿小码鞋走路,最后成功挤坏了一双脚;
拍《幸存日》,为了体验那种被活埋的绝望,他把塑料袋套在脑袋上感受窒息,差点搭进去半条命;
拍《满城尽带黄金甲》,他发着高烧,绑着威亚从700阶天梯上一跃而下,那不要命的架势把武术指导都吓了一跳;
拍《战狼》,身后火药炮弹炸得人仰马翻,他站在前面纹丝不动,直到拍摄结束,导演才发现他腿上被气浪划开个大口子。
电影火了,吴京想找倪大红拍后续,他赶忙摇头说:“第一部里这角色死了,不能再出现了,不然观众太跳戏了。”
后来《战狼》风光了,身边人替他惋惜,可他却不在意。在他心里,一部作品火不火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有没有把它演好。
戏比天大,倪大红从始至终都是这样想的。

等来巅峰时刻

从籍籍无名,到如今全网“追杀”,在“大红”这条路上,倪大红走了整整35年。
在此期间,他曾向流量讨过饭,接演过几部时至今日豆瓣评分都没上5分的“商业巨制”。可无论剧本多烂,他永远是剧中演技担当。
在倪大红频繁出现在各种烂片里时,有网友直接在留言区问“你丢不丢人?”他自然不会回答,只是在很多年前他便说过:
“角色是啥不重要,把自己的戏演好就完了呗。”
如今,倪大红已经59岁了。“隐藏”半生,终于在人生下半场,等来了自己的巅峰时刻。
比起“拼死”抵制与流量“同流合污”的高冷,倪大红身上更多的是一份随遇而安的洒脱与通透。
林子大了尚且什么鸟都有呢,何况演艺圈。别人怎么演、大环境怎么样他还真顾不上。
在当今这个“圈”里,能把自己的戏演好,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记得很久之前,有人曾在知乎上问,哪些瞬间让你感受到中国影视还有希望?
网友答:“倪大红,终于红了。”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陕ICP备10204431号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