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2021部门综合预算
国宾贴身随卫内幕
2019-1-17 09:48
929点击

早些时候,一个“总统不翼而飞”的消息惹火了公安部国宾处。国宾处的随卫们认为这是对他们工作的玷污。消息说:一日早晨,总统套间里人去空空,正当保卫人员焦虑时,总统晨练归来。这是一则被查明的失实消息。事实上,这种事在钓鱼台里是不可能发生的,一旦国宾拉开他的房门,他就会走入中方随卫的监护网。比如日本天皇在芳菲苑附近的水域悠闲垂钓,他可以躲开新闻记者的纠缠,但他仍然无法让卫士长毕根敬从他身旁走开。诸如像18楼或12楼这样的总统楼,连两名关合大门的门卫都分别来自于钓鱼台保卫处和警卫队。24小时值班的房间里,有3部以上有线电话和一台无线通讯设备,草坪间还布有流动哨位。只要是在中国境内,国宾随卫就永远和国宾住在同一栋楼里。无论国宾处于何种情绪状态下,兴奋也罢,焦虑也罢,繁忙也罢,躁动也罢,他都无法、无权让中方随卫放弃保护。这当然包括晨练。
各国元首不乏热衷晨练者。比如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每一回住在钓鱼台都要天天晨跑。前美国总统卡特最多时围着钓鱼台一气跑5圈,钓鱼台一大圈是3华里,40余岁的大校姜宝元一步不落地跟着卡特跑完全程。美国前总统布什访华时正值二月早春,布什及夫人买了两辆新自行车晨练。布什为了告诉好友什么才是北京早点,就一直骑到西长安街长话大楼旁的胡同里,买了几根油条。他的前后左右,围着骑旧自行车的中方随卫。
只要国宾走下飞机踏上中国,他们的生命便不只属于自己或他的国家了。在中国,他们生命受保护的时间,是以秒为单位计算的。第一次访华的日本天皇皇后左右,总会有一名专司保卫的年轻女卫士长守在身边,连到洗手间方便一下也不例外。所有国宾在中国境内的国事活动,随卫们都是最直接的参与者,直接到距离那些重大会谈只是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的长度。


中国政府严格管制枪支,使国宾随卫的主要目标瞄准在第三国刺客身上。不管来访的国宾承认与否,他们所享受到的保护,都是今天世界上组织最严密、最安全、动员人员最多、涉及行业最广的庞大保护。国宾随卫只是这些保护系统最里层的核心圈。在他们的外围,还有地方公安局和武警部队所组成的保卫圈以及地方交通管理局、国宾车队的默契。这种保护系统甚至渗透到各相关单位的保卫部门、相关街道、居委会,连人们通常所说的小脚侦缉队也不例外。一项大规模的警卫工作涉及人员可以万人次来计数。
在全世界恐怖组织和各国保镖眼中,中国迄今为止仍是一块净土。中国随卫人员还从未拔枪直指他们的敌人,因为这样的敌人从未走到过他们眼前,用警卫局的话讲,就是“严禁发生”。
其实国宾随卫是非常公开的人员,每一次国家元首欢迎仪式上,距离国宾和中国领导人两步远的那位衣着礼服的警官,就是卫士长。而他的搭档们,同样若隐若现地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他们喜欢穿夹克或者风衣和皮猎装,但在正式场合一般的着装均为西装。每年,这些随卫人员只有100元人民币的置装费,这些钱不够买一条名牌领带。
国宾随卫的谈吐分寸感很强,在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的情况下,他们就什么也不说。执行任务时不苟言笑,但休息时还是看得出非常放松。比如他们并不十分介意把自己吃胖,一个有20年军龄的校官说,膘厚点子弹打不透,太瘦就穿糖葫芦了。


警卫局的人才标准第一要件就是中共党员。在60年代,至少需要历史上几代人的贫农出身。政治可靠之外,还要忠于警卫事业。身体素质对于国宾随卫来说同样不可或缺。他们层层筛选于特警部队、警官大学警卫系和中央警备局,其中还有60年代的中南海哨兵。每个国宾随卫随身带着北京市公安局签发的红色持枪证。他们配带的武器是国产最好的微型手枪,体积小,子弹像花生豆般大小。每个随卫一年平均要随20多个来访团,即便如此,他们仍需拿出时间来进行体能训练,或者到公安部地下靶场练习射击。
国宾随卫没有特殊的财政拨款,说到底,他们无异于武装警察部队的军官。从中尉、上尉起,直至大校、少将,几乎都在这个行动组里行动。而没有随团任务的时候,他们便骑车或坐班车上班,从家里带来午饭。女性在国宾随卫里占不到10%,也许是女警官更注重仪表吧,上尉边梅就曾入选北京小姐决赛圈。
所有即将成为国宾随卫的新招人员,都要经过警卫队的训练关。警卫队是警卫署所属的200人警备队伍,这支队伍一直提倡的一种训练方法是100天禁欲生活的气功训练,他们曾经多次向来访国宾做过种种令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表演。比如用食指钻透建筑砖,或用手掌劈开一摞砖,或用一根缝衣针穿透玻璃,或让汽车从头上压过。罗马尼亚武官看后叹为观止,盛邀数位中方警官赴罗传艺。
长期担任警卫任务需掌握各种技能,包括高速驾驶高级轿车和熟悉各类武器。警卫队通常一年中要用一个月的时间训练各种枪支的实弹射击,还要在夏季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钓鱼台附近的八一湖练习泅水,因为有些首脑和中国领导人喜欢在自然水域中游泳。
国宾随卫装备的武器应该说是与世界一流水准相差无几。这其中包括防弹公文包的使用和被美国特工炫耀过的看上去像助听器一样的通讯器材。只有具备很内行眼光的人才会在簇拥着国宾的人群里,细心辨别出哪些人员持有长武器,即那些装在公文箱的折叠微型冲锋枪。如遇不测,这些人将会在几秒钟内网开一面,迅速护卫国宾撤离现场。不过这种场面从未发生过,警卫局的工作人员希望它永远也不要发生。


中国国宾随卫从将官到尉官,都有一种在其他国家的保镖看来不可理解的融洽合作关系。同时中国的国宾随卫还都有一种深入骨子里的主权意识,他们时刻能体验到在自己领土上的国家形象。
1992年12月17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华期间,从香格里拉饭店开往俄大使馆。俄保卫人员称,在任何国家,总统都只能坐他们自己的车,并以叶利钦身材高大和座车上有核武器黑按钮为理由。大校董福元和闵成立申明了主权国家的权力,礼貌地做了妥善安排,并委婉地告诉对方,俄带来1000个保卫人员和只带一个保卫人员是没有区别的,中国人将保障他们的一切安全。
可是并非所有的道理都是可以一下子就说明白的。1992年5月26日,美国国务卿贝克访华,飞机一落地,看到机场并列着两辆卡迪拉克,一辆是中方的,一辆是美国大使馆的。贝克的保镖在机翼下通知专机上人员,没有决定贝克坐哪辆车之前,贝克不能下机。贝克真的没下飞机。僵持中双方各让了一步,中方允许大使馆的车以后备车名义随中方提供的座车行驶。尔后,贝克保镖又在晚宴前单人闯国宾馆总统楼厨房,双方发生争执,险些动手。第二天晚上,贝克保镖头子特意找了董福元大校说,“昨天我们还都是小孩,今天坐下来,我们都长大了”。美国人也许是最苛刻的。1984年里根的前站、美特情局先遣组安全负责人小约翰对中方少将关润康说,里根的总统套间进出的中方人员无论男女均须搜身检查,关润康看着对方说:“这已不是技术的问题了”。美方说,“我们向来如此,就是将钓鱼台变为像白宫一样”。关润康说:“您的意思是不是要我国元首访美时也将白宫变为像中南海一样?”
与美国保镖怀疑一切的做法迥然不同,中国警卫系统充分调动的是综合作战能力,用他们较为传统的说法是走一条“延安时期保留下来的群众路线”。这条群众路线及庞大的群众人数,是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达到的。即使是在70年代,美国保卫人员尼克就非常捉摸不透地说:“他们没有什么先进通讯,怎么一抬手一切都办好了?”


在每一次接到来访任务之前,国宾处都要制订出详细计划。其中包括安排路线、撤离方案和现场勘察,用行话说就是“踩点儿”。每位国宾访华之前,国宾处都有详尽的资料对那些敌对组织备案,并与相关部门配合,施以行之有效的防范控制手段。国宾处的原则是“内紧外松”,由于工作的公开性和提前预报,使得他们的工作不得不处在众目睽睽之下。
1993年11月15日至20日,德国总理科尔访华。几经周折,终于成为第一位没有住在国宾馆而住凯宾斯基饭店的总理,他宣称这是与中国经济合作的象征举止。这给熟悉钓鱼台的国宾随卫带来了许多附加工作量,但也证实了国宾处的实力,平和安详一如既往。甚至在上海同济大学拥挤的人群里,身高1.86米的卫士长商万森少校眼角瞥见一个飞行物体,凭感觉一掌劈落,掉头看去方知是鲜花一束。类似于此的故事还发生在几年前卡特访问的上海。当时在朝阳新村的一家商店,卡特和夫人正观看商品,瞬间闯入一人,一手握住卡特,但没有等另一只手举起,人已被按倒,另一只手上是一封写给卡特的信。
国宾随卫随时提防着人群中企图制造麻烦的人,在他们环视的眼睛里,事无小事。而开放的经济环境给他们工作带来了越来越多的难度,他们不再像70年代那样清场、清人,因为不扰民、不干扰秩序正在成为一大要求。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