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2022年金秋杂志社部门决算
用心还债
2018-8-02 15:01
905点击

姨父早亡,姨妈既要抚养孩子,又要照顾老人,生活难免拮据,作为姐妹,母亲总是尽力帮助姨妈。


总是接受母亲的帮助,许是心里过意不去吧,姨妈每次从母亲那里拿走钱物时,总显得很羞赧,连声说着等宽裕了一定还上的话。一开始,我们就总在一旁宽慰姨妈说,不急,既然是亲戚,就得多帮衬。可时间长了,当我们发现姨妈把同样的话说了多次,却并未履行诺言的时候,心中不免生出些反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姨妈怎么可以每次都有借无还呢?


旧债还未还,却又要再借新债了,这次可不比往日,千把块钱就能了事。大表哥要结婚了,虽然生活困难,女方的彩礼总不能不给,所以姨妈又向母亲来借。母亲倒也豪爽,未加思索便借给姨妈三万块钱。姨妈走后,我们禁不住埋怨母亲,你怎么能借给她那么多呢,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实在是因为旧债她还没有还呀!可母亲却笑着说:“旧债?你姨妈不早还了吗?”“还了?”我们都瞪大眼睛看着母亲。看着我们疑惑的样子,母亲问我们:“你们想想,每个季节应季的农家菜,你姨妈是不是先不卖,挑最好的给咱们送过来?只要你表哥一有空,你姨妈是不是就会遣他来帮我干活,陪我聊天?冬闲时,你们姐妹一家老小的棉衣、棉裤、毛衣、毛裤是不是都是你姨妈亲手做的?”


面对母亲的问题,我们频频点头。而且,我们也想起,其实姨妈还不只做过这些,我们姐妹不在父亲身边,有姨妈和表哥守在二老跟前,我们就放心不少,我们在城里买房装修的事情,姨妈家的表哥也没少帮忙操持……


见我们都低头不语,母亲又说:“你姨妈生活困难,她是没有能力用钱来还清欠我们的债,可是,她却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的心在还我们的债呀,难道这还抵不上那些钱吗?”


母亲没怎么读过书,也从来没有讲过什么大道理,可母亲的这几句话,却让我们觉得深蕴哲理。是呀,我们怎么就偏偏忽略了这温暖的亲情,而去看重那些冰冷的金钱呢。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