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新疆阿克苏地区举办老干部工作队伍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
丝竹有意人有情 新词旧曲寄心声 ——记陕西省榆林市老年大学器乐团
2017-10-11 14:10
1162点击




◎文/袁林

当今这一代老年人,年轻时候的爱好往往埋藏在心的深处,不是他们不想学习,而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机会……
现在退休了,很多人突然想起来自己年轻时还有很多追求,还有很多爱好呢!现在不愁生活,六七十岁的年纪精力也还充沛,为什么不去追逐一把年轻时候的梦,让晚年生活焕发出另一番光彩呢?
于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就有了各种各样与老年人有关的故事……

黄强老师
站在我面前的黄老师,睿智、敦厚,一看就是个极有修养的人。
黄老师其实并不老,今年还没退休呢,工作单位在榆林市民间艺术团。他在团里拉二胡,也作曲,近些年艺术团的演出任务少了,黄老师应聘来到榆林市老年大学当音乐老师,从2009年开始,一晃就干了七年。目前他的事业还在蒸蒸日上,由他带领的榆林市老年大学器乐团也逐渐名声在外了。
2009年应聘来到榆林市老年大学,黄老师的任务就是教学员拉二胡、板胡。转眼几年过去了,学员学有所成,该毕业了,但是大家舍不得老年大学这个大家庭,不愿意离去,看到众多学员渴盼的眼神,学校领导决定成立老年大学器乐团,把学有所成的人组织起来,由黄老师担任团长。器乐团不发愁没有任务,老年大学有合唱团、有戏曲班,经常参加演出,这时候器乐团自然就派上了用场,还有每年举办的校园歌手大赛,更是器乐团的用武之地。
但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我们前面说了,黄老师2009年来到老年大学,主要是教学员演奏二胡和板胡,也就是说,以这个班底组成的器乐团将只有二胡和板胡演奏者,这显然不行。
“那你们怎么办?”我问黄老师。
黄老师说,一个乐队只有二胡和板胡当然不行,但这也不是多大的难题,我的学员学的就是器乐,而器乐演奏的基本原理都是相通的。乐团成立之后,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有人继续拉二胡、板胡,有人就要转行练习其它器乐。比如个头高的就去练大贝司。大约看出了记者的心思,说到这里黄老师微微一笑道:“你不要以为这有多大的难度,大贝司在一个乐队里就是搭配一些低音,有器乐演奏基础的人很快就可以掌握。”
乐团成立之初不到十个人,器乐搭配比较简单,后来规模越来越大,乐器越来越多,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改行的行列。目前乐团已经初具规模,除过二胡、板胡、大贝司,还有大阮、中阮、琵琶、扬琴、笛子、高胡、萨克斯、小号以及打击乐和电子琴。总而言之,对于业余的老年乐手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规模齐全的“大乐队”了。
大家可能还有疑惑,这么大的一个乐队,演奏、指挥、配器,都是谁来做呢?说来很简单,就是黄老师一个人。
黄老师是音乐天才,他的主打乐器是二胡,但是很多乐器在他手里也能玩转,黄老师还会作曲、编曲,能够指挥乐队。但是对于老年大学的老师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掌握一套正确的教学方法,即所谓“因材施教”。
榆林市老年大学器乐班的教学大纲是黄老师编写的,学员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很多中老年学员从对乐器一窍不通到能够演奏整支曲子,其中无不浸润着黄老师的心血。
在榆林市老年大学,黄老师每年都被大家评为优秀辅导老师。2015年更是荣获榆林市五好老干部称号。


爱乐人的家园
再来说说乐团的成员吧!
魏玮退休前是榆林市民政局工会主席,喜欢唱歌跳舞,也喜欢二胡,但是一点也不会拉。退休以后先是参加了舞蹈班,跳了一阵子舞,感觉并不是自己最喜爱的,于是改行学二胡,逐渐由生到熟,越学越喜欢。如今,她已经跟着黄老师学习了七年二胡,由一个门外汉成长为可以参加独奏的乐手,其间的酸甜苦辣真是一言难尽。
刚开始学的时候,魏玮每天在家里练习,邻居有意见,魏玮很苦恼,黄老师告诉她,可以给二胡安装一个消音器,这样再练,果然不打扰邻居了。魏玮说,自从开始学二胡,每天在家里至少练习一个小时,一般都要达到两个小时。她说,练琴很苦,但真正练进去了,有了提高,心里别提有多高兴。魏玮的感悟是:“学琴,当你感到美的时候,就有兴趣了。”
现在,魏玮不仅能把《赛马》拉的滚瓜烂熟,而且可以上台独奏,说到这里,脸上满是自豪。
大约是工会干部当久了,魏玮不仅学习刻苦认真,乐团的各种杂事她也当仁不让地揽到自己身上。乐团有很多乐器都是学校购置的,每次练习完毕,搬乐器、拾掇乐谱都少不了她的身影,到外面演出,各种琐碎事情也是魏玮在忙前忙后。“忙在人前,走在人后”,这是队友们对这位大姐的一致评价。
吴秉鹰是从部队退休的,退休后身体一直不好,经常进医院。后来进了老年大学,开始学二胡,精神有了寄托,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
掌握一种弦乐器,学习中最大的难度就是音准。吴秉鹰是个认真的人,为了练好音准,他专门买了校音器放在谱架上,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校正,哪个音拉的不准,就反复练,直到自己满意为止。老吴在广场上练习的时候,看到有高手在一旁,一定会上前请教。就这样踏踏实实学了四年二胡,如今已经拉得有模有样了。
器乐团年龄最大的田占成,退休前干过武装部长,转业以后担任榆林市档案局局长,原先会拉板胡,但是属于自娱自乐的性质。来到乐团以后接受了黄老师的正规训练,提高很快。现在,乐团的拿手曲目——器乐合奏《地道战》,就是由田占成担任板胡领奏,俨然就是一位板胡演奏家了。
黄老师带学生,在榆林市老年大学有口皆碑。在课堂上,黄老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大家看我,注意听”。“大家看我”,就是现场示范,一招一式,反反复复,学员都看老师的;“注意听”,就是现场讲解,左手如何把位,右手怎样拉弓,动作语言环环相扣,一遍又一遍,直到初步掌握,然后自己再慢慢体会。
多年来从事教学,黄老师不知说了多少话,以至于把嗓子都说坏了,记者采访的时候,黄老师趁着学校放假,到北京做了手术,记者采访的时候刚刚返回榆林。

业余团体专业水平
榆林市老年大学坐落于榆林老城区,与老城区那些著名的塔楼、寺庙为邻。走进老年大学,一个方方正正的院子,三面围着二层小楼,一层是陕北窑洞风格。院子里长着一些高大的柳树,时值盛夏,柳姿婆娑。采访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在这柳荫下摆起一个乐队,演奏一曲《兰花花》,该是怎样一种诗意的享受?
前面说了,老年大学器乐团成立于2012年9月,成立之初只有不到十名队员,乐器品种也很单一。经过短短四年时间,乐团已经发展到23人,遇到重大演出,还要临时从器乐班抽调一些人,乐团的规模就会达到四五十人,已经相当有规模了。
四年来,这个纯业余的老年乐团一点儿也没有闲着,每逢春节、八一建军节、中秋节、国庆节这些重大节日,榆林市的大型演出活动都少不了乐团的身影。
去年,在庆祝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中,乐团在市委礼堂演出,市上一位领导一直关注着老年大学器乐团,喜欢看他们的演出。那天演出时恰好领导有事不能离开,便吩咐工作人员在现场盯着,老年乐团要登台了赶紧通知他。这一次,领导在百忙之中欣赏了他们演出的《地道战》《幸福年》和《扬鞭催马运粮忙》,不由得深深感叹一声:“可闹好了。”又匆匆离去。
“可闹好了”,这句地道的陕北话说明两件事情,一是榆林市的领导关心老年大学器乐团,从而也折射出对于老龄工作的关心。另一件事就是,这个乐团能够达到今天的水平,乐团每一个成员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四年来,在黄老师的带领下,老年大学器乐团除过参加各种伴奏,还排练了十多首器乐合奏曲,它们是《老年乐》《洗衣歌》《地道战》《幸福年》《良宵》《赛马》《梁祝》《金珠玛米》《喜送公粮》《喜唱丰收》《秦腔曲牌》《榆林老年大学美》和《扬鞭催马运粮忙》。
其中,《榆林老年大学美》是由黄老师谱曲、编曲,一手完成的。《老年乐》是根据清涧道情改变的器乐合奏曲。这里特别要说一说《地道战》,这是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老歌,旋律简单,节奏明快有力,但就是这样一首貌似简单的曲子,改编为器乐合奏曲就不简单了。《地道战》器乐曲的长度是6分钟,黄老师仅仅在配器上就改了三稿,还不算那些小的改动,可以说一首曲子的成功演奏,大家付出的心血根本无法计算。
去年八一建军节的时候,榆林市民间艺术团团长看了老年大学器乐团的演出之后说了一句话:“业余团体,专业水平。”
得到专业人士如此评价,乐团每个人只要说起,都会露出美滋滋的笑容。
如今,榆林市老年大学器乐团的事业还在蒸蒸日上。黄老师说,我们能够取得一点成就,首先要归功于榆林市老干部局和老年大学领导的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很多事情就无法落实。就拿乐器来说,大都是老年大学购买的,仅此一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其次也离不开学员们的刻苦用功,中老年人学器乐,要比孩子难度大,但是大家没有放弃,互帮互学,相互鼓励,终于取得今天的成就。黄老师没有说自己,但是通过采访,记者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正是有了这样一位爱岗敬业的好老师,榆林市老年大学器乐团才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衷心祝愿黄老师和他的器乐团越办越好!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