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杂志 喷薄活力
壮美神韵 温馨意绪 沧桑情怀
今日头条: 在那杏花盛开的地方
商洛有个“燕之舞” ——记商洛老年大学“燕之舞”舞蹈队
2017-9-14 17:22
244点击





◎文/石朝阳

2016年9月20日夜,蒙蒙细雨中,陕西省商洛市离退休干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文艺晚会,在商洛望江楼西广场隆重献演。绵绵秋雨,挡不住群众看节目的热情,开阔的广场,始终黑压压拥挤着来自四邻八乡的观众。
晚会中,舞蹈《吉祥颂》《再唱山歌给党听》等节目,出彩、抢眼、美轮美奂,赢得阵阵掌声,在晚会上形成数次高潮。旁边观众知道我来自西安,附耳告知:掌声大的是“燕之舞”的节目。商洛老年大学“燕之舞”舞蹈队,正是我商洛之行专程采访的老年活动团队。采访前,对她们的精彩节目我已有深刻印象。

团队有灵魂
“燕之舞”舞蹈队规模不大,20来人,是支精干的团队。
李桂芝、李晓燕组建了这支精干的团队。李晓燕打小儿学芭蕾,担任过学校宣传队队长,在建行商洛分行营业部办公室兼任工会工作时,参与组织过建行及社会团体多次大型文艺演出。她精明、干练、痴爱舞蹈。
2006年,按照当时政策,李晓燕内退了。恰逢当年商洛市健身秧歌健身球比赛,因为年龄不够,她没能参赛,当起了舞蹈队的教练。令人大呼意外的是,这位初出茅庐、不显山不露水的弱女子,经她稍加调教的舞蹈队,竟连获健身秧歌规定套路、自选套路,健身球规定套路、自选套路,四项大赛第一,几乎囊括所有重要奖项。由此,燕之舞舞蹈队在商洛一举成名。
当年,“燕之舞”正式创建。“燕之舞”的创建,在不大的商洛市可谓横空出世。短短数年,由领队李桂芝,教练李晓燕带领,“燕之舞”喜获许多殊荣,成为一时传奇。2008年,在广西南宁举办的全国健身球比赛,“燕之舞”荣获优胜奖;2013年,在江苏海安举办的全国健身秧歌、健身腰鼓比赛,2014年,在安徽池州举办的全国健身秧歌、健身腰鼓比赛,2016年,在江苏张家港举办的全国健身秧歌、健身腰鼓比赛,“燕之舞”均获得健身秧歌比赛规定套路、自选套路一等奖。同时,“燕之舞”还连年获得陕西省健身秧歌、健身球一等奖、二等奖。不仅如此,“燕之舞”的广场舞、小品、快板、戏曲对唱等节目,也频频有上佳表现。
毋庸讳言,这些不俗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商洛市委老干部局的正确领导,离不开商洛老年大学的多方支持,离不开商州区老体协领导的关心和支持,更离不开的是舞蹈队灵魂人物李晓燕及她的团队艰辛付出。大家知道,李晓燕并非舞蹈专业科班出身,但她在舞蹈专业上付出的努力,不逊色于任何真正的舞蹈编导。多年来,她视舞蹈为自己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时刻研习揣摩。中央三套的舞蹈节目,是她重要的学习素材,她的必修课;凡有新舞蹈形式出现,她会设法在第一时间搞到影像资料加以学研;通过网络研习各式舞蹈,更是她的每日功课。
在“燕之舞”舞蹈队,她是队长,人人服膺的“李导”,更是舞蹈队须臾不可或缺的灵魂。
团队有精神
“燕之舞”舞蹈队的显著特征之一,是选人的严格。想加入舞蹈队、须有相当的舞蹈基础,这好理解;人品还要好,这就颇有些令人费思量,很多人是慢慢理解李导苦衷的。舞蹈队骨干们告诉我,她们是冲着李晓燕的好人品加入的舞蹈队。10年来,队员们和李晓燕不管舞蹈队里还是日常生活,处得比亲姊妹还亲。
舞蹈队是团队,团队要有纪律。
平日8点钟排练,要求7点50必须到,有事须提前请假。
排练中,李导严格要求,动作稍不到位,直接点名,毫不含糊,队员也都心悦诚服。随后的排练中,队员会严格按照导演指正,积极规范自己的动作。甚至队员之间,也主动相互矫正,以期共同进步,达到团队演出最佳效果。一个普通中老年舞蹈队,业务至上,闻过则喜,抛却世俗的所谓面子,追求艺术境界的完美,相当不易,这成就着“燕之舞”的特色。

起初并不这样
李晓燕虽属心直口快之人,首先却有颗柔软的女人心。起初该她严厉时,虑及大家都有了年纪,很多人自己得称姐姐哥哥,她便委婉起来,怕直接点名伤面子,以致她耐心纠正不规范动作,一些队员始终不知她所指,错误依旧。骨干们看不过去了,为着舞蹈队的健康成长,大家的共同进步,她们私下里鼓励李晓燕大胆批评,点名纠正。李导认同了骨干们的劝诫,试试,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抵触,反倒是大家认为早该如此,及时纠正方能及时进步嘛。
这样,“燕之舞”业务至上原则渐渐确立。业务上有争论,争论完大家和睦如初,没有任何是非。
舞蹈队上下齐心,“燕之舞”健康成长。一次,“燕之舞”代表商洛老体协在西安五一剧院和陕西电视台展演,著名表演艺术家李瑞芳等看着台上齐刷刷的队伍,情不自禁地感慨:“从没想到商洛有这么好的团队,真是山美、水美、人更美!”以致后来,“燕之舞”每位新进队员,几乎都听过这样的祝贺:“你已经进国家队了。”

团队有奉献
“燕之舞”成立至今,虽然仅有不长的10年工夫,但参赛不断,表演不断。保守估算,“燕之舞”每年演出三十余场左右。每年从年后一直要忙到11月,稍事休息,再进入下一年循环,周而复始。辛苦是辛苦,但大家本着“舞动、健康、美丽、快乐”的活动原则,奉献社会,快乐自己,以此为荣。
团队有纪律,有奉献,有大爱。
首先是对事业的爱。导演李晓燕每次接受任务,便休息不好,常常在难眠的深夜,不知不觉就在微信群里和骨干队员展开讨论,她们一起排队伍、画队形、设计动作,直到节目眉目清晰,她方能安然睡去。
每年酷热难耐之际,“燕之舞”训练任务也最紧。舞蹈队每周除在老年大学训练,还要另寻场地强化练习。有些队员肩颈腿部有伤,腰椎间盘突出,训练时要带颈托和护腰,每次训练完全身湿透,汗水源自炎热,更源自身体钻心的疼痛。有些临时请来帮忙的外队队员,起先根本无法接受“燕之舞”式的严格训练,“燕之舞”队员却早已习以为常、安之若素了。
“燕之舞”有少量男队员。有位男队员基础稍差,为了跟上大家节奏,不拖集体后腿,他自找老师,在家强迫自己拼命习练,经常练到晚上11点,终于快速融入集体。

团队有温暖
“燕之舞”舞蹈队团结和谐。在这个温暖的集体,没有谁干的多、谁干的少的计较,有的只是相互补台的自觉。化妆时自觉相互帮忙,不上场便主动做好后勤工作,这是习惯;突然有队员不舒服了,全队呼啦啦冲过去,掐人中灌热水捶背按摩,亲姊妹兄弟般呵护。某个队员家有困难了,全队结伴前去看望,尽心尽力地帮助。出远门演出,前排靠窗的位置,总会给晕车的姐妹预留。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舞蹈队中还有西安队员,这中间可是横亘着100多公里山川的。这些队员在商洛时,加入了“燕之舞”。后来工作调动,家搬到西安,她们舍不得温暖和谐的舞蹈队,便在训练期间回商洛,参加舞蹈队活动,有时大半年待在商洛训练。家人说:“只要她愉快,身体好,跟你们在一起,我们大力支持。”有位队员突然内退,家人怕她孤单,劝有舞蹈基础的她加入“燕之舞”。在“燕之舞”10年,她热爱集体,心情愉悦,一天不见舞蹈队的姐妹,便觉得心里不舒服。事实上,她的心路历程正是多数队员想表达的心声。
客观地讲,“燕之舞”不是成长于“无菌环境”,不是没有困难,是队员们用心中大爱,克服困难、化解矛盾,微笑着面对人生。
每当有了佳绩,排练告一段落,抑或有了其他喜事,李晓燕会带领她的队员们来到农家乐聚餐出外旅游。在欢庆气氛里,队员们畅所欲言,欢歌笑语,人世间的烦恼在这其乐融融里,便渐渐烟消云散了。
十年磨一剑,“燕之舞”的建队初衷无疑早已实现,李晓燕正带领她的团队,在不倦的追求中,冲击着新的高点。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陕ICP备10204431号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