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金秋
微信公众号全面支持移动设备,欢迎访问…[详细]
今日头条: 马桂英
聋哑女困境中化蛹为蝶
2014-8-01 10:18
403点击

/黑龙江·张冠

 

袁芳红因先天性耳聋,从小生活在无声世界里。而且,身患疾病的父母和与她一样聋哑的姐姐由于贫困对未来不抱希望……尽管命运残酷,袁芳红却依然心中有梦——做一个舞者,用翩翩舞姿舞起希望,将一家人带进春天……

一个个严冬过去了。如今,袁芳红已在法国巴黎首届国际聋人舞蹈艺术节上,获得了“最高荣誉奖”,并且是长春大学艺术设计专业大三学生。

 

哑女孩梦想化蝶

1989年,袁芳红出生在山东章丘市相公庄镇。母亲翟永梅是环卫工人,父亲袁德生没有工作。袁芳红两岁时还不会说话,对声音没有反应,母亲带她到济南一家医院检查,医生对翟永梅说:“你女儿是先天性耳聋!”翟永梅哭了。小芳红看见妈妈流泪,吓得“呜啊,呜啊”地叫起来……

翟永梅和袁德生凑钱带着袁芳红走上了求医之路。可几年下来,她的听力没有任何好转,而家却变得愈加贫困。1997年,父母只得接受命运安排,放弃治疗,将小芳红送进了章丘市聋哑学校。

听不见声音、无法和父母交流成为袁芳红心里最大的痛。入学第二年5月的一天,袁芳红正在自家院子里写作业。忽然,她看见父亲瞪着眼睛,嘴里吼着什么,抓着满脸惊恐的母亲往井台上拽……原来父母在打架。袁芳红扔下作业,发疯似的冲向父母,双手拼命去掰父亲抓着母亲的那只手,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啊啊”声。气头上的袁德生一脚把女儿踢倒在地。袁芳红从地上爬起来,不顾疼痛再次扑过去解救妈妈。终于,袁德生松开了手,翟永梅瘫倒在地,袁芳红急忙扶起妈妈,母女抱头痛哭……

父母为什么总是吵?袁芳红心里发痛。她想,如果上帝能给自己声音该多好啊,哪怕是几天也知足。因为有声音,就能帮父母化解矛盾,给予他们安慰。于是,想要听到声音、开口说话的欲望溢满袁芳红心房的每一个角落。

这年9月,袁芳红随学校看文艺演出。舞台上,灯光下,一个女生在表演舞蹈。袁芳红看呆了,跳舞女孩身着霓裳,舞姿翩翩,多像一只蝴蝶啊。蝴蝶飞舞,它是在寻觅自由和幸福。震撼不已的袁芳红倏然有了一个梦想:今后说不了话,那就做一个舞者,在无声世界里,用舞蹈倾诉内心的情感,体验生命的精彩。

然而,舞蹈老师开始不同意教袁芳红跳舞,因为她个子不高,身材也不是十分挺拔。但袁芳红不气馁,她用哑语一遍遍跟老师讲自己的梦想,还回家搬来母亲替她说服老师。她的执着感动了老师,终于答应教她跳舞。

对袁芳红而言,跳舞最大的障碍是听不到音乐。起初,老师安排她和一个有微弱听力的男孩一起学跳双人舞。老师把音乐声调到最大,那个男孩逐渐有了节奏感,跳得有模有样。可袁芳红由于跟不上音乐节奏,练得满头汗水也跳不好。男孩向老师提出不和袁芳红一起跳了,老师也觉得袁芳红不适合跳舞,不愿意教她了。袁芳红难掩失落,流下了眼泪。彷徨间,袁芳红想到了蝴蝶。蝴蝶只要没有折翼,总会翩然起舞。于是,到了跳舞时间,袁芳红仍往舞蹈室跑。老师教跳舞时,她就默默地看,用心揣度每一个舞蹈动作,用脑子记住了节奏。渐渐地,袁芳红就能够“踩”着默记下来的节奏,根据老师的点头、拍手或口型提示,完成一个又一个舞蹈动作。舞蹈老师没想到袁芳红真的具有舞蹈天赋,不由对她刮目相看。

 

含混发音却如天籁

20026月,济南市残联“我的兄弟姐妹艺术团”来学校选演员,舞蹈老师推荐了袁芳红。临去济南前,舞蹈老师对袁芳红说:“你要记住,把握机会,刻苦练舞,为自己争气。”通过手语老师翻译,袁芳红明白了舞蹈老师的话,点点头。

在济南残疾人艺术团,袁芳红除了跳舞还是跳舞。周末,学员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结伴去逛商场或浏览街景,袁芳红却一个人躲在舞蹈室,对着镜子练功。她只有一个朴素愿望:好好跳,做个像蝴蝶一样美丽的舞者。

一天,艺术团老师告诉新来的演员,济南市残联领导要来艺术团视察,大家要好好表现。果然,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带领几个人来了。袁芳红和20多名演员一起演群舞,她处在前排中间的位置,面带微笑,认真地跳啊,跳……演出结束,那个高个子男人开始讲话,他指着袁芳红,说她表现非常好,希望大家向她学习。得到领导肯定,袁芳红练舞更加刻苦。一个月过去了,袁芳红被济南市残疾人艺术团录为业余演员。

业余演员没有工资,但每次演出团里会发50元补助。读书和演出之余,袁芳红勤工俭学,力所能及地打些零工赚钱。这样,袁芳红基本能自己养活自己,不再向家里要钱了。同时,袁芳红还被章丘市聋哑学校的同学和老师选为学生会干部,并在班级担任班长。

9月的一天下午,袁芳红正在舞蹈室练功,忽然,有个老师拉着她的手来到办公室。袁芳红看见先前讲话时表扬过她的那个大个子领导坐在那里。老师向袁芳红介绍,此人是济南市残联理事长刘书笙。袁芳红有些忐忑,不知道市残联“最大的官”为何找她?

这时,刘书笙微笑着问她:“芳红,听老师说你家里困难,为什么还要跳舞啊?”老师做了翻译。袁芳红心头一热,将父母没有文化经常吵架、以及因家贫受人歧视、对生活失去信心等,用哑语一股脑倾诉出来。随后,袁芳红打出手语:“我想变成一只蝴蝶,在美丽的花海里起舞……”

刘书笙说:“可以变呀,不过,毛毛虫要化蛹成蝶,需要自己冲破束缚它的茧。现在,你就要挣脱自己的过去。”

刘书笙蕴含哲理的话令袁芳红心灵震动。毛毛虫要变成美丽的蝴蝶,要经历痛苦的蜕变,自己要变成舞者和生活强者,也得经过艰难磨砺啊。想着,袁芳红用手语说:“谢谢,不管多难,我也要做美丽的蝴蝶。”刘书笙点点头。

几天后,刘书笙再次找到袁芳红。原来,济南市残联正举办救助贫困生结对子活动,刘书笙决定帮扶袁芳红。这次,他给袁芳红带来一些书,还送给她一个助听器,叮嘱她:“芳红,你必须要学说话,多读书,相信你能行的。”

戴上助听器,经过一段时间练听,袁芳红竟然听到了声音。声音虽小且含混,但袁芳红听来却是天籁。

此后,袁芳红开始苦练说话,她找出二年级学过的语文课本,对着镜子,一个字一个字反复去读。课本的每个字都有拼音。老师知道她在学说话,耐心地帮她纠正发音。日复一日,袁芳红终于学会了用声音表达。

女儿的变化让袁德生吃惊,不由对女儿有了几分敬重。以后,他再和妻子吵架,只要女儿开口说几句,他就闭上嘴不吵了。在老袁心里,小女儿是全家最了不起的人物。

2004年盛夏,“我的兄弟姐妹”艺术团要编排双人舞蹈《轮椅上的婚礼》,团里在40多名舞蹈演员中遴选女演员,袁芳红脱颖而出成为女主角。

袁芳红和男主角一道开始为期一个月的排练。《轮椅上的婚礼》讲述了一位肢残者对一位健康女孩追求、恋爱至结婚的故事,要求女主角“眼睛会说话”,美好的心灵在她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中悄然而准确地表达出来。可袁芳红除了微笑的表情,怎么也达不到指导老师的要求。袁芳红苦恼极了。

晚上,天气依然闷热。和袁芳红同住一间宿舍的女孩执意要放空调,结果袁芳红感冒了。早上排练时,由于身体难受,袁芳红几个动作没有到位,指导老师严肃地批评了她。尽管心里委屈,可袁芳红依然仰头微笑着面对老师的训斥。然而到了深夜,袁芳红突发高烧,被送到医院,打完针后,袁芳红又直接奔排练场去了……

袁芳红的顽强打动了指导老师。为帮助她尽快进入角色,指导老师找来多部经典爱情题材的影碟让袁芳红观摩。袁芳红细心揣摩,对着镜子练表情,终于能够把握人物内心世界,达到了舞蹈要求。舞蹈《轮椅上的婚礼》在山东省长安杯青年舞蹈赛上获得了二等奖。

20058月,袁芳红在湖南举办的全国青少年健康锦标赛健美操大赛中获第一名;同年10月,袁芳红和一名男演员表演的舞蹈《命运之争》在全国第六届残疾人舞蹈赛上获优秀奖。在山东省青少年舞蹈大赛上,袁芳红凭独舞《坎坷》夺得现代舞街舞组一等奖。最令她骄傲的是,2006年,在第五届孔子文化节上,济南市“我的兄弟姐妹”艺术团表演了舞蹈《千手观音》,由袁芳红领舞。随后,以袁芳红作领舞的《千手观音》登上了中央电视台荧屏。20067月,袁芳红随济南市“我的兄弟姐妹”艺术团参加了在巴黎举办的首届国际聋人舞蹈艺术节,凭舞蹈《香音女神》获得了国际聋人协会颁发的“最高荣誉奖”。

女儿取得一系列喜人成绩,让贫困的袁德生夫妇在绝境中看到了希望。

 

美蝶翩翩舞动

20086月,北京残奥会开闭幕式的编导来到济南“我的兄弟姐妹”艺术团,为北京残奥会开闭幕式挑选聋人舞蹈演员。由于袁芳红已经取得一定的舞蹈成绩,老师向编导推荐了她。

然而,北京残奥会对舞蹈演员的挑选标准非常苛刻,最终,袁芳红因为身高不足未被选中。在这之前,她也是因为身高的原因,三次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失之交臂,袁芳红倍感失落。

这时的袁芳红已经从章丘市聋哑学校毕业,进入济南市特殊教育中心读高二。因为舞蹈有成绩,袁芳红在学校小有名气,同学们也大都知道了她落选残奥会开闭幕式表演的事情。一些不理解她的人,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袁芳红躲在寝室里偷偷哭了,觉得梦想离自己渐行渐远。

哭够了,袁芳红来到艺术团,找到团长吴哲,表示要退出艺术团,不再跳舞了。吴哲很惊诧:“芳红,你的舞蹈跳得好好的,怎么想要退出呢?”袁芳红吃力地说:“我发现,因为身高,我不是跳舞的料。”吴哲明白了,她是因为未被残奥会选中而产生了心结。这个心结不打开,她就不会重拾自信,从而毁掉自己。

吴哲说:“芳红,身高不足不是你的错,但拿身高不足否定自己,就是你的错了。残奥会是一个舞台,可毕竟不是每一个演员都适合这个舞台呀,难道说登不上这个舞台的演员,都不是好演员吗?你先回去好好考虑,什么时候想好了,就什么时候回来训练。”

回去后,袁芳红想到了老师语重心长的话语,想到父母和姐姐刚刚重拾的对未来的希望,她再也坐不住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返回艺术团,找到团长吴哲报到。吴哲问她想明白没有?袁芳红说:“明白了,虽然我身高不足,但我有好的基本功和演出感情变化的技巧,我会一步一步,攀登舞蹈高峰。”吴哲说:“最重要的是,你还有一颗热爱舞蹈的心和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有了这些,你就有了燃烧的激情。”袁芳红点头笑了。

之后,袁芳红以更大的热情投身舞蹈,并且当上了艺术团舞蹈队队长,被人们赞誉为聋人舞蹈家。

2010年,袁芳红参加了高考,被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艺术设计专业录取,成为班级里惟一一个考上本科的学生。

为了减轻家里负担,袁芳红利用一切机会勤工俭学,赚取学费和生活费。她的学习成绩在艺术系排在第一名,连续两次获得一等奖学金。读大二时,通过班级民主投票,袁芳红被选为班长,并参加了学院舞蹈队。同时,她还成为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候选人。

2012年盛夏过后,袁芳红接到济南艺术团的通知,2013年年末,她即将和其他演员一道,去非洲几个国家进行演出。

2013年“五一”期间,袁德生和翟永梅到济南看望女儿,当时女儿正在进行彩排。当看到女儿用优美的肢体语言、准确传神的表情和真诚动人的目光,将一段段舞蹈演绎得美轮美奂的时候,袁芳红的父母感慨万千。女儿的顽强和努力感染着他们,他们不再哀怨自家的贫困和不幸,他们愿意跟女儿一道,向美好的未来奋进……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陕ICP备10204431号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