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金秋
微信公众号全面支持移动设备,欢迎访问…[详细]
今日头条: 马桂英
面对水污染的各种态度
2014-8-01 10:11
400点击

/高路

 

随着清澈的自来水流进千家万户,兰州水污染风暴暂告一段落,但另一场问责的风暴已如乌云压城。

各方都很紧张,群众紧张的是虽然官方说这水能喝了,但心里还是没底;官方紧张的是,水是干净了可问责恐怕就要来了,得赶紧想办法。14日,兰州官方向外界通报了411日那一天兰州官方的应急处置工作,对自己的总体评价是:应急处置信息披露及时准确严肃。也有比较轻松的,比如中石化,其新闻办公室官微——@石化实说就写了条微博,大意是中石化在兰州没有化工厂,也没有任何管线。而中石油,其所属的中国石油报在转发@石化实说的那条微博时,评了呵呵两个字。面对别人搂头踩的一脚,不申辩不抗议,抿嘴一笑,至少也算是一种态度吧。

对兰州市来说,把当日每个时间节点发生的事和盘托出,让公众评判功过,也是一种危机公关。这种态度值得肯定,但有没有官方说的那么及时准确严肃还得看具体内容。光看官方的这份通报,领导很忙,忙着开会核实,成立这个组那个组,传达这个精神那个指示,马不停蹄,一刻也没闲着。可奇怪的是,从411日晨5时接到报告,到下午2点向媒体、市民发出通告,9个小时过去了,一层层汇报一层层指示,怎么没人向群众通报一下?兰州市民难道都有早起不洗脸不吃早餐不用水的习惯?

时间拉长一点,根据媒体调查,早在42日,自来水公司就已经检测出苯超标了。

再长一点,一个月前,就有群众反映自来水有异味了。

再长一点,早从1987年开始,几起泄漏事故没作及时处置,隐患已然埋下。如果再长一点,其实当年将化工区与水源地安排在一起时,有些事情已经注定会发生了。

30年,兰州市民的饮用水源一直与油污相伴,有些人明明知道,水沟不该那么破,化工区不该那么近,这么多年来,兰州有很多次机会改正错误,可事故还是发生了。

3月发生的那次异味风波其实已经给兰州市敲响了警钟,可最终却以打谣抓谣的方式告终。411日这一天,原本可以早点告诉群众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选择了沉默。现在事情已经发生,危害已经造成,群众受到了伤害,他们却跑出来邀功了。

打自己的脸是需要勇气的,这不比打别人的脸来得痛快果断。打谣时,媒体头版头条,措词强硬,手段凌厉,可这一次,我们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模样:消息迟迟没发布,事故原因屡次改动,原来说是有管道泄漏,后来又改口说是污染渗漏。你可以无视公众对真相的渴求,但不能将事故美化为危机来临时牺牲上班时间,处置及时的一场扶大局于危难之中的政绩,这相当于往民众伤口上撒盐。

兰州市说自己很及时,中石化说不是自己,中石油表示“呵呵”,言下之意,彼此彼此,难兄难弟,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中石化这种手段很高明,既标榜了自己也损了别人。它似乎忘了,在很多次事故中,自己也是那个不光彩的主角。

围绕着水污染事件丢下的一连串疑问责任,我们看到的是一副副避之唯恐不及的众生相。大家都很及时,都以人民为重,但那么多漏洞百出、隐患不断的安全事故是怎么发生的?20多年前的漏油怎么会像死尸还魂一样在今天还能跑出来作祟?难道是“中地沟”干的?网友的诘问中透露出的是对敷衍者的愤怒。别再给大家添堵了。这个“中”跟那个“中”,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呢?是兰州还是青岛,又有什么不同呢?只要不把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一次是中石油,下一次可能就轮到中石化了。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陕ICP备10204431号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