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局长专访】弘扬建党精神 彰显老干部工作时代担当
克里米亚危机持续发酵
2014-8-01 10:07
929点击

/河南·高荣伟

 

2013年底开始,乌克兰基辅发生了持续数月的动乱。乌克兰动荡的结果世人已经看到:总统亚努科维奇出逃俄罗斯,前美女总理走出监狱,乌克兰反对派上台执政。出乎反对派和乌克兰人的预料,基辅动荡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位于黑海北部海岸、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的克里米亚宣布独立,经由公投旋即投入俄罗斯的怀抱。

克里米亚危机在亚氏政权被推翻后开始。2014316日举行的克里米亚归属公投显示,绝大多数克里米亚选民赞成脱乌入俄的动议。克里米亚共和国随后成立,并宣布和塞瓦斯托波尔市一起加入俄罗斯,但并未获得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

当地时间201442日,俄罗斯罗斯托夫,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眼含热泪,泣不成声:“请求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是一个错误。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将会尽全力阻止俄方的企图。”他称自己根本没有想到局势的发展会导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结局。

 

如何应对强势的普京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331日访问克里米亚地区,宣布当地将建立经济特区。面对俄方咄咄逼人的攻势,无论美国还是欧盟均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应对。媒体报道,美国政府对参加克里米亚军事行动的俄罗斯高级官员,包括普京的两名高级顾问苏尔科夫和格拉茨耶夫、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以及克里米亚领导人阿克瑟诺夫等实施制裁。奥巴马下令冻结这些人的在美资产,发布旅行禁令。

美国人高喊制裁,最后结果不过是不去参加索契的G8会议罢了。而普京突然出兵克里米亚,非常干脆利索,然后气定神闲地在国家议会面对电视镜头就克里米亚侃侃而谈:“克里米亚过去,以及现在都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部分。”“看看电视画面就知道美国的制裁该是多么无力了!”

“冷战进入2.0,奥巴马必须行动。”美国《萨凡纳早报》称,普京派兵“占领”克里米亚半岛,蔑视欧盟和美国,“普京是最强硬的领导人之一。俄罗斯制造了这场危机,西方不能像小猫一样打滚撒娇。”为给盟友壮壮声威,同时也为顾及自己的面子,3月初,包括“乔治·布什”号核动力航母、3艘核动力潜艇和16艘其他军舰组成的美国海军编队开到希腊,却无法进入黑海。原来,根据黑海海峡通行的蒙特勒国际公约规定,非黑海国家的这一级别军舰是没有权利通过黑海海峡的。不得已,美国只好派了一艘驱逐舰像模像样地开进了黑海。

318日,普京签署接纳克里米亚的协定并在杜马和由十几万人举行的庆典集会上与支持者同唱国歌,高呼:克里米亚“回家了”。普京谴责西方虚伪,在乌克兰问题上持双重标准,扬言要报复西方制裁行动。长约45分钟的演说竟被掌声打断至少30次。

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而又拿不出良方的美国,只好打起嘴官司,西方媒体集体讨论如何应对强势的普京。

“我期待世界能对普京做出勇敢的回应”,波兰前总统瓦文萨对媒体说。鉴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对世界人民构成威胁”,普京应被送上国际法庭。捷克总统泽曼在接受本国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也谈及俄乌局势,他说,如果莫斯科出兵乌东部,“我将提议欧盟对俄实施最严厉制裁,北约也应做好军事准备”。

《纽约时报》称,如今普京在重复沙皇的蠢行,“抢走了乌克兰4.5%的领土”,梦想建立“几乎不可能”的欧亚联盟,甚至想扶持现已流亡的亚努科维奇做傀儡代理人。文章称“俄罗斯真正应该盯着的对手不在西方而在南方(中国)”,“中国正努力成为超级大国而俄罗斯则衰落下去”。“俄罗斯的竞争机会一直都得靠和拥有技术的西方来合作”,可惜普京的“冲动行为”已经让这成为遥远的憧憬。

有评论家认为,“看来,美国已经黔驴技穷。除了离间中俄,再也无计可施了。”

“把俄罗斯从G8驱逐出去,”西方祭出了最后一招。为了阻止“对领土饥饿的克里姆林宫列出更多菜单”,以外交温和著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向普京摊牌:如果乌克兰危机不解决,八国集团(G8)“不复存在”,这被不少人视为西方将俄罗斯踢出该集团的表态。不过,也有人警告西方鹰派不要“只顾着捞政治分”,用这个招数“惩罚”普京,恐怕高估了G8在俄罗斯人心中的位置。

随着俄罗斯在普京治理下的“中兴”,恢复帝国“传统”利益成为普京的使命。而对俄罗斯企图恢复苏联或沙俄帝国的恐惧,尽管对俄罗斯领导层出言不逊,态度极为傲慢,尽管他们所有的银行账户和子女都在西方,但美欧却不敢在政治以及军事上公开和俄罗斯对抗。

看来,G8开除俄罗斯的问题现在只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克里米亚危机阴影笼罩东亚

 

对奥巴马总统持批评态度的共和党人警告,美国的国家信誉正在因克里米亚危机而受到威胁。“若俄罗斯能在没有西方军事干预下轻易吞并克里米亚,对于存在争议的岛屿,为何中国还要犹豫呢?”克里米亚危机在国际社会的影响不断扩大。乌克兰虽然远在欧亚大陆另一端,与中国相距遥远,但是日渐崛起的中国已然被“深深卷入其中”。

报道称,日本国内就克里米亚危机掀起了一场针对中国的宣传战,一些政客纷纷表示,中国也许会受到俄罗斯做法的启发,“抢占”钓鱼岛。日本前驻华公使宫家邦彦说:“克里米亚改变了游戏规则。这不是与我们无关的遥远之事。正在崛起的大国试图改变现状。”与此同时,东京官员期待美国能重申保护日本的义务。

瑞士《新苏黎世报》指出,克里米亚危机的阴影笼罩着东亚,美国处境尴尬,“要保护的不仅是日本,还有台湾、韩国和菲律宾”。

“中国日益变得咄咄逼人,人民币变为强势货币看起来已经不是一件遥远的事情。”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在国会参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说,中国正在密切关注着西方国家对俄国实施的制裁,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出口。“公平地讲,中国与美国及其亚洲邻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已经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那就是对俄罗斯逐步实施的加倍报复措施的前景应给中国任何想要效仿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人带来寒蝉效应。”《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刊文指出,拉塞尔称,经济报复的前景也将让中国不敢动用武力在亚洲寻求领土主权,不会像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那样。文章称,“这是马尼拉与北京在仁爱礁领土对峙中最强有力的信息”。

据俄罗斯《独立报》47日报道,赴东京访问的美国防长哈格尔对日方表示,华盛顿将保护日本免遭侵略。有人则预言,克里米亚模式将会影响中国的统一。参院资深共和党议员马可·卢比奥就说:“我敢说,克里米亚同台湾具有惊人的可比性。”当地时间47日,美国联邦众议院通过《2014年确认‘与台湾关系法’与军舰移转法案》,再度要求奥巴马政府“应对台出售佩里级巡防舰”。自从俄罗斯攫取克里米亚,美国的国会议员和亚洲事务外交官都在琢磨——这一行动会给日益自信的中国传达一个什么样的讯息,尤其是考虑到像台湾这样一个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地方。“中国不应怀疑美国兑现其向盟友做出的防务承诺的决心。”拉塞尔说。有分析说,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访问中国时,不惜暴露中美分歧,目的是要向全世界和盟友宣告,美国依然决心维持联盟体系,给盟友一颗定心丸。

但是,卢比奥和拉塞尔错了,克里米亚与中国的台湾没有可比性。众所周知,第一,台湾是中国的内政,与其他任何国家都不相干,包括美国、日本在内,在各自的建交公报中,都有明确记载;第二,中国是拥有核武器的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完全有能力捍卫自己的主权完整和国家统一。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国家、任何势力可以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第三,两岸和平发展、和平统一已经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台湾的前途在于尽快与大陆融为一体而不是相反!如果克里米亚危机与中国台湾问题二者具有一定的共同点,那么,这一共同点就是,与克里米亚的前途是回归俄罗斯一样,台湾的前途是回归大陆,而不是相反!

 

危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在克里米亚危机爆发过程中,俄罗斯被开除出八国集团,但其意义不是俄的孤立而是现行国际体系进一步、更公开的分裂和瓦解。因为国际上站在俄罗斯这一边的大有人在。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美欧在这个问题上不是加强了团结而是凸显了差异。

继克里米亚之后,位于乌克兰西南部的摩尔多瓦共和国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也要求加入俄罗斯。对俄罗斯来讲,克里米亚是海上生命线,而“沿岸地区”则是连接欧洲大陆的神经。46日,乌克兰东部和南部城市再掀波澜:顿涅茨克、哈尔科夫两城皆宣布“独立”,顿涅茨克请求普京向该区派出维和部队。47日,顿涅茨克、哈尔科夫、卢甘斯克三州持续爆发亲俄行动。

乌克兰东南部的骚乱再度引发俄乌舌战。代行乌克兰总统职责的乌议长图尔奇诺夫发表声明,乌克兰东部局势“破坏国家稳定,企图推翻乌克兰政权,分裂国家,占领顿涅茨克、哈尔科夫及卢甘斯克管理机构的行为,是由俄联邦策动的第二波针对乌克兰的行动”。他通过电视对外界表示:“乌克兰的敌人正在试图重演克里米亚(入俄)一幕,我们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俄则发表声明,如果基辅当局继续无视国家命运和本国人民的命运,那么乌克兰将不可避免地面临各种新的挑战与危机,“将乌克兰的所有不幸都记在俄罗斯的账上的论调,必须适可而止”。

《纽约时报》驻华盛顿首席记者桑格认为,乌克兰危机以及之前的叙利亚危机令奥巴马总统的外交政策正在遭受考验。文章援引奥巴马总统前助手的话说,奥巴马总统再三重申违反国际规范的人长期而言将被‘孤立’,并且‘付出沉重的代价’,这话听起来‘更像是对遥远未来的预测,而不是迫在眉睫的威胁’。文章指出,奥巴马政府的不干涉倾向令外界产生美国已无法继续维护世界秩序的印象,而如何化解眼下的乌克兰危机,将会影响全世界对美国实力的看法。

从克里米亚危机,人们读出的是,美国霸权体系渐趋瓦解,新的国际体系开始萌芽。克里米亚危机对此具有催化剂作用和里程碑意义。

侯斌生于1929年2月6日,1949年8月参加革命。1950年在西北青年干部学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分配到商南城关区任团工委书记,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3年至1955年任共青团商南县委员会副书记、组织部长、书记。1955年至19...
文·图/艾绳根艾绳根,193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镇川堡。曾在镇川小学、中学和米脂县中学读书。1947年参加革命,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陕甘宁晋绥边区绥德分区警备2旅、西北独立1师、军委坦克3师、坦克学校任文化教员、参谋、科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信息-论坛社区
西部金秋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204431号